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左权 > 今日要闻 >

造福桑梓绿荒岭 敢叫日月换新天

来源:晋中日报 编辑:本报记者李喜涛李波 时间:2011-09-05
导读:   初秋时节,细雨绵绵,汽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行进在一片绿色的海洋中。顺着山路往上行,只见镶嵌在“核桃树坐底、仁用杏缠腰、用材林盖帽”一片绿海中的左权县日月星生态庄园显得格外靓丽。这个昔日名不见经传的


  初秋时节,细雨绵绵,汽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行进在一片绿色的海洋中。顺着山路往上行,只见镶嵌在“核桃树坐底、仁用杏缠腰、用材林盖帽”一片绿海中的左权县日月星生态庄园显得格外靓丽。这个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经过庄园主的精心开发,呈现出勃勃生机。放眼望去,玉带般的柏油路缠绕着绿色的山体蜿蜒而上,一排排石板房沿着山势层次分布,这些红色基调的建筑在一丛丛绿树的掩映下,倾吐着自豪和帅气。朦胧的夜幕中,用五彩华灯勾勒出轮廓的山庄淳厚古朴、璀璨夺目、喜气盈盈。一场秋雨过后,庄园以崭新的姿态迎来了参加全市首届林业生态庄园研讨会的百余位远方客人。这些客人将亲自体验“住石板房、睡大吊炕、吃笨鸡蛋、看小花戏”的乐趣,共同感受演绎生态文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传奇的生态庄园风范。
  如果说该庄园的模式促进了山川增绿、农民增收,盘活了土地资源,实现了乡村自治,惠及了一方百姓,奏响了一曲农业走向现代化的进行曲,那么我们还得从上世纪的90年代说起——
  一个农村老支书对土地的情结
  在左权县营圪道村的十里八乡,人们提到陈拉成无不称道,这个任职36年的营圪道村党支部书记经历了共和国农村从互助组、人民公社、农业学大寨、包产到户、林权改革的全过程。各个时期都是劳动模范的陈拉成不仅自己有半尼龙口袋的获奖证书,就是他领导的营圪道村也是县里不同时期响当当的模范村。但是,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敬重他的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记录着他闪光瞬间的荣誉,也不仅仅因为他是村里的老支书,更因为他对大山、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及土地上的乡亲们发自肺腑的深厚情意。
  新世纪以来,随着左权县委、县政府大力实施移民搬迁工程,推进城镇化建设步伐的加快,使营圪道这个仅有30多户的自然村成了“空壳村”。已到耄耋之年的陈拉成虽然也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搬到了离此8公里外的下庄村,但他仍像惦记自己的孩子一样惦记着这个生他养他,并让他付出了毕生精力想带领乡亲们致富而没有富起来的营圪道村。他有事没事都会经常回村里转转,回老屋看看,摸摸他种地用过的镢头,尝尝山上那口老井里的甜水。当他看到昔日洒满汗水的土地上长满一人多高的茅草,几十年战天斗地垒起来的石头堰坝破碎不堪时,他的心就像刀割一样阵阵剧痛。一日,他把五个儿女们全部召集回来,老泪纵横地说: “我看到咱营圪道村荒芜了心痛呀!我听说县里提出要拍卖‘四荒’,你们打听打听政策,看咱能不能把它买下来,如果能,我想让你们摊钱把它买下来,种上树,管起来,替公家管起来,哪怕山上树成材后咱再还给公家也行,我就是不想让咱营圪道村就这样荒芜了。”当时在很多人看来,陈拉成是老糊涂了,膝下儿女都已走出大山事业有成,日子也过得富足安逸,何必又给孩子们找罪受。但儿女们都非常敬重父亲的为人,自打他们记事起,父亲总是白明黑夜带领全村的青壮年劳力苦战在农田里,农忙时午饭都得送到地里吃,而父亲总是苦活累活干在前,吃饭下工在最后。他的人品也深深地影响着儿女们。1994年,他虽然已经从村支部书记的位置退下来并搬到了下庄村住,但他一再嘱咐儿女们:“今后你们富裕了,不要忘记咱营圪道村还有穷人,你们碗里有了一碗饭也要分给村里穷人半碗,你们就是开上了小汽车,遇见咱营圪道村的人一定要捎他们一程。”他是营圪道人心中永远的支书,这个支书是发自情感的产物,与职务无关。儿女们知道父亲对土地的情感,也了解父亲就是不愿意让守候了一辈子的大山和土地就此撂荒,而陈拉成也首先带头把自己毕生积蓄的8万元拿出来用于购买了3000亩“四荒”。在老父亲的带动下,几个儿女每人拿出5万元,开始了营圪道村的拓荒之旅。老支书再次带领一伙人在营圪道的沟沟梁梁上种下希望,种下情感,种下绿色,随之,一座叫“日月星”的生态庄园在营圪道村的半山坡上诞生了。
  几年过去了,山绿了,庄园建成了,而陈拉成却去了。在弥留之际,他又一次把儿女们叫到病床前,再三嘱咐他们:“一定要把庄园建好管好,不要半途而废。” 
  日月星庄园正在建设阶段,每年投资巨大,可他却告诫儿女们:“今后庄园挣了钱,你们不要全部分掉,一定要拿出一部分来分给咱营圪道村孤寡老人一点,哪怕是一袋面,一壶油。要不给村里爱看戏的老人唱上几台戏也行。”
  陈拉成走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自发组织起来给他送行。儿女们把他安葬在营圪道村的土地上让其长眠,让他在土地的怀抱中,在营圪道村的山坡上永远看着日月星庄园的发展壮大,看着儿女们如何继承他的遗愿,完成他未竟的事业,陈拉成的大儿子陈有良说:“没有老父亲,就没有今天的日月星庄园。日月星庄园不是农民下山、老板上山这个时髦语言能够解释清楚的。因为父亲,我选择了土地,重新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大山。”有人笑着对陈有良说:“你是不是有精神病,好不容易从穷山沟里闯出来了,何必再回去找罪受?”但陈有良深知父亲和土地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他毅然决然地再一次选择了大山,选择了农村。
  一个“空壳村”奏响了林下循环经济的乐曲
  日月星生态庄园地处太行襟腰,清漳缀带,扼晋冀要冲,锁东藩门户。四周群山矗立,峰峦叠嶂,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营圪道以及与其相距十几里的和顺县松烟镇前、后营村一起见证着自古以来战略要冲的地位。
  日月星生态庄园加上不易绿化的岩石、山峰总共有5000余亩。它的模式为人们提供了可供借鉴的经验:一是植树造林,改善了生态环境。整个庄园种植了刺槐、山桃、山杏、油松、核桃等100余万株;二是挖掘资源,综合利用。它不仅在耕地上种植核桃树,而且在荒坡上也种植了大量的核桃树,同时利用石材在原来的旧村庄上建起了富有当地传统特色的石板房,盘活了土地资源;三是发展了林下循环经济,生产出无公害产品。林下养鸡不仅节省了饲料,而且提高了鸡蛋的质量和价值,与养猪业产生的农家肥,满足了核桃种植的肥料需要,提高了核桃的品质和产量,实现了林下经济的自然有效循环,同时游客在庄园还可以享受到绿色无公害的肉蛋食品;四是实现了乡村自治,惠及了一方百姓,村民不出村即可在庄园就业致富。
  由于日月星庄园大量种树,如今营圪道村周围已成为绿色的海洋。春来杏花满山,桃花芳菲,一畦芳草绿,十里槐花香,山庄弥漫在浓郁的地方风情之中,整个庄园成了一曲凝固的《桃花红杏花白》。日月星庄园不仅使昔日的穷山恶水地变成今朝的花果飘香园,而且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整个庄园现在仅林业年可收入20余万元,养殖区里散养的2万余只土鸡和现存栏200余头、年出栏300多头的山猪、藏香猪、长白长、多洛克等品种的猪生产的肉、蛋,加上餐饮住宿业年可收入100余万元。
  整个庄园由绿而兴,有了绿色就可以发展养殖,养殖产生的粪回归土地,滋养绿色。养殖和种植所产生的绿色产品又端上了餐桌。这一整套的循环实现了零污染、零耗能,净化了空气,肥沃了土地,涵养了生态,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实践证明,生态庄园经济是发展现代农业的重要载体,是开发利用农村、农业资源的有效探索,是以工补农,培育农民企业家的重要途径,是实现“十二五”农民收入翻番的重要来源。
  一个庄园展现给世人的人文生态
  在日月星生态庄园的顶端有一座关公庙,红面长须的关羽是人们心中“忠义”的化身。金融大酒店的员工们戏称他们的老总陈有良是“stone”,以喻其坚韧挺拔的太行风骨。在营圪道周边群众的眼里,他就像忠义双绝的关羽,以凛凛风骨在人们心中树起了一个道德标杆。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使孟子毕生倡导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论在此复活并得到升华。
  省委书记袁纯清曾说,种树就是种银行,种树就是种人文,种树就是种历史。而老陈则朴素地认为种树就是延年益寿,种树就是积德行善。
  日月星生态庄园是名副其实的绿色银行。有关人士算了一笔账,5年之后整个山上用材林年可收入100余万元,养殖业年可收入200余万元,核桃等干果收入每年也在100万元以上,餐饮住宿年可收入100余万元。
  日月星生态庄园让经济发展与人文生态的优化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既发展了当地经济,致富了一方百姓,又涵养了人文生态。原来营圪道村所有核桃树都流转到陈有良的手中,由于庄园建成并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吸引回部分搬走的村民,回流后的村民没有太多的收入,老陈就拿出400棵老核桃树重新分给村民。庄园的建成带动了周边村七八十个劳力就业,使这些劳力年人均增收1万余元。别的地方用工,用的都是青壮年劳动力,而日月星庄园用的劳力都是60岁以上年老或体残的弱势群体。他们有些常年在此打工,有些则是瞅自己的闲暇空来帮忙,但不论是常年工还是季节工,逢年过节庄园都要发给他们猪肉、面粉、月饼等福利。此外,只要是营圪道村的村民,即使是搬到下庄村住,逢年过节庄园都要给每家每户发面、发肉、发对联。 村民们常说:“给日月星庄园干活心里舒坦。”村民李林凤的儿子品学兼优,但是家里困难上不起学,老陈拿钱资助孩子上学,如今孩子已大学毕业在北京从事英语教学。2009年春节村民黄宝孩突患重病,在家过年的老陈不仅用车把他送到医院,并拿钱为他住院治病。在庄园养鸡的黄乃云,3个子女上学都受到老陈的资助。陈有良做人奉行这样一个原则:以忠孝立身,以忠义处世。他常说:“一个人如果不忠不孝,我不与其深交。”在日月星庄园干活的村民,子女上不起学可以预支工资,家里有红白喜事可以预支工资,有疾病也可以预支工资。由于用工的特殊性,庄园对每一个员工的生活、安全都全权负责,甚至要为其养老送终。但是老陈从来不愿让别人知道他的善举,当记者问起这些事情时,他居然连资助者的姓名都记不起。
  日月星生态庄园涵养了历史传统,使当地的村民能在庄园经济的主导下实现了就业不离家,致富不离村,实现了老有所安,老有所依,为我市新农村建设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板,在一定层面上创造了一种新的乡村自治模式。 
 
责任编辑:本报记者李喜涛李波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