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左权 > 今日要闻 >

十字岭上将军血:37岁左权以身殉国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编辑:段存章 时间:2012-05-27
导读: 十字岭是左权将军英名传千古的一座丰碑。 “一寸土地十寸血,寸寸土地血染红”。70年前的1942年5月25日,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在太行山上壮烈殉国。朱德总司令为痛悼左权同志写下感人诗篇:“名将以
 
  十字岭是左权将军英名传千古的一座丰碑。

  “一寸土地十寸血,寸寸土地血染红”。

  70年前的1942年5月25日,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在太行山上壮烈殉国。朱德总司令为痛悼左权同志写下感人诗篇:“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十字岭在山西左权麻田镇东部的太行山顶。登上山顶,仰望雄伟的纪念亭,翼然翘向蔚蓝的天,洁白的汉玉碑,岿然矗立在青松间。碑上镶嵌着左权老战友们的题词:邓小平亲笔书写“怀念左权同志”;彭德怀题“烈士之血,革命之花”;刘伯承敬题“为人民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在新中国历史上其创业垂统定永远不朽”。“左权将军纪念亭”几个镀金大字笔力奔放,为徐向前元帅1987年4月所题。5月的鲜花开满山,将军的热血洒在万花间,瞻仰的人群肩并肩。

  左权将军的殉国极为壮烈。1942年5月,3万余名日军发动了所谓“第二期驻晋日军总进攻”,妄图一口吞灭华北抗日指挥中枢八路军总部。5月25日,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等机关在麻田以东的山岭地带遭敌包围,面对严峻的敌情,左权将军奋勇承担指挥突围之重任,指挥被围的八路军掩护部队奋起应战。万余敌兵从四周紧缩包围圈,6架敌机轮番轰炸,而左权将军临危不惧,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亲临硝烟弥漫的前线,镇定自若地指挥突围,彭德怀、罗瑞卿、杨立三以及近万名人员终于跳出了敌重兵合围。当左权将军和最后一批人员突围至十字岭垭口时,战情万分危急,他一边让身边的同志快快下山,一边命令贴身警卫员离开他去抢救重要文件。他急促的呼喊声、命令声在山岭间回响。第一颗炮弹飞来,他让战友趴下,自己站着指挥部队突围;第二颗炮弹飞来,他仍站着指挥战友趴下;当第三颗炮弹落到他的身旁,他倒地时仍保持着指挥别人趴下的姿势。如果他早走几步过了山岭就安全了,如果炮弹一来他先趴下也可脱离危险,但他没有选择这样做。年仅37岁的左权将军鲜血涂地,壮烈牺牲。

  就在这次反“扫荡”中,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报《新华日报》(华北版)社长兼总编辑何云等40多位同志壮烈牺牲,这是我国新闻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太行新闻烈士纪念碑坐落在麻田西山脚下。1985年3月,杨尚昆同志亲笔题词:“太行新闻烈士永垂不朽!”

  左权、何云牺牲后,刘伯承沉痛地说:“实在可惜啊!一武一文,两员大将,为国捐躯!”山河悲,军民泣,烈士的滴滴鲜血凝聚成威武不屈的抗日民族精神。

  1942年9月18日是辽县易名左权县纪念日。时任县委书记杨蕴玉后来回忆说,为了永远怀念为国捐躯的左权将军,辽县万余民众签名,提出改县名的请求。经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批准,辽县党政军民5000余人在西黄漳举行了更名大会。几百名青年当场报名参军,奔赴杀敌报仇战场!

  “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参加中国革命整整十七年,他为国家他为民族费尽心血……左权将军牺牲为的是老百姓,咱们辽县的老百姓要为他报仇恨。老乡们!咱们要为他报仇恨!”这首《左权将军之歌》已经传唱70年,代代传唱,唱遍太行,唱遍全国。这首歌的作者之一皇甫束玉,原任高等教育出版社党委书记。他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写下长诗《十字岭之歌》,曾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皇甫束玉老人1984年6月29日日记《一心要上十字岭》,记录着他和欧治富、辛嘉功、王亚朴等老将军艰难跋涉登上十字岭的情景:“时光一去40年,白头老战士把家还。乡亲们问长又问短,左权的故事讲不完。流不尽的是清漳河,唱不完的是左权歌。”

  左权将军女儿左太北生于1940年5月27日,第一次上十字岭是1962年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时,她俯身抚摸亲吻了父亲殉难处血染的红土。10年前左太北主编出版了《左权将军家书》,公开了1940年11月至1942年5月22日一年半时间里左权给夫人刘志兰的11封信。

  左权将军惦记爱妻,惦记爱女,他在第十一封信里写道:“……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说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地下,一时爬到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分在三处,假如在一起的话,真痛快极了!”“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愿在党的整顿三风下,各自努力,力求进步吧!以进步来安慰自己,以进步来酬别别后衷情。”信写完后又加了一句:“敌人又自本区开始扫荡,明日准备搬家。”不料这竟是他最后一封信。两天后,征战在太行山抗日最前线的左权就与日夜挂念的在延安生活的妻女永别了,而再有两天就是北北两周岁的生日了。血泪啊,血泪啊!

  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左权将军! 
责任编辑:段存章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