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左权 > 今日要闻 >

花戏歌舞剧《太行奶娘》创作感言

来源:晋中日报 编辑:《太行奶娘》编剧:杨启舫 时间:2014-01-07
导读:         由我编剧、孟卫东作曲、杨梅总导演的四幕花戏歌舞剧《太行奶娘》继国家大剧院成功演出之后,又于近日走进绿色军营,为北京军区官兵进行了连续三天的慰问演出。太行军民的鱼水深情,原汁原味的花戏歌舞、质朴

 

      由我编剧、孟卫东作曲、杨梅总导演的四幕花戏歌舞剧《太行奶娘》继国家大剧院成功演出之后,又于近日走进绿色军营,为北京军区官兵进行了连续三天的慰问演出。太行军民的鱼水深情,原汁原味的花戏歌舞、质朴生动的舞台表现,带领观众再次回到太行,回到那一段血与火的历史。首都各界专家学者评价该剧表现出文化资源的独特性、艺术创作的创新性、思想主题的鲜明性、践行群众路线的时代性,是近十年来文艺舞台少见的“政治倾向好、思想感情好、艺术风格好、民族音乐好、乡土演员好”的五好佳作。

      作为该剧的主创团队之一,我想说《太行奶娘》的成功首先是当年太行山上“奶娘群体”母爱的圣洁与人性的光辉感动了观众,再有就是剧中所体现的党和群众、人民和军队血肉相连的鱼水深情让艺术找到了生存的土壤和养分。那是巍巍八百里太行特有的质朴与清新。

      元旦前夕,在全国政协举行的新年茶话会上,《太行奶娘》主演刘海平用高亢婉转的左权民歌唱响《太行娘亲》,全场掌声如潮。

      1、群众路线在太行

      为了创作这个剧目,我们主创团队几次到太行山区实地采风,从麻田的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到奶娘生活的许多偏远山村,几乎每到一地,当地的老乡都能够给我们如数家珍地讲起当年八路军在太行山与老百姓之间的故事。在云头底村的一间农舍里,我们见到了时年96岁的“奶娘”郭金梅老人,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老人家嘴里声声念的还是八路军的好、共产党的恩。所以我想说,我们是怀着敬畏的心来为大家讲述《太行奶娘》这个故事的。通过对太行山老区的走访,我们首先明白了为什么是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打跑了貌似强大的日寇外强入侵,并最终取得了解放战争的胜利,那是民心所向的结果。

      基于这种强烈的感受,我们把全剧的第一场戏安排在“元宵闹社火”的军民联欢场景中展开。用秧歌、旺火、花戏来映衬在残酷的战争年代里,军民携手保卫家园,用生命换来欢乐时光的血肉深情,同时也为“向红战前托子”,“巧梅用桃花换下杏花”等剧情的发展奠定了可信的基础。

      国家大剧院副院长邓一江说:“首次看就很兴奋,题材抓得很好,形式很新颖,特色也很鲜明。”著名剧作家、中国煤矿文工团副团长冯俐说:“桃花红、杏花白形成了剧本和音乐上的巧思,全剧从这里出发,一路感情饱满,充满张力,表现出神奇的艺术魅力。”

      2、在传统与创新中找到默契

      “小花戏”这种艺术形式在太行山区流传了几百年,但“花戏歌舞剧”的概念是我们首次提出并艺术地呈现在舞台上的。基本思路就是以山西左权民间传统艺术形式“小花戏”为载体,演绎一部充满现代时尚色彩的“大型歌舞剧”。这是一种在传统文化积淀的基础上,经过艺术的提升、融合、创新并融入西方歌剧的特点而形成新的艺术形式,其呈现和操作的关键在于“传统与创新”的运用、“小与大”的结合。

      所谓小,即是传承左权小花戏结构小、演员少、形式灵活、载歌载舞的基本样式。保留民间小花戏中的彩服、彩扇道具,沿袭“晓嚎步”、“蝴蝶扇”等基本舞蹈动作,并在音乐上采用山西传统经典的民歌元素,通过晋胡、横笛、锣鼓镣、四块瓦等特色乐器的运用来强化山西左权所特有的地方文化符号。

      所谓大,就是在传承“小花戏”这一古老艺术形式的基础上,对左权丰厚的文化艺术和历史积淀加以整合和放大,通过对“太行母亲养育中国革命”这一重大题材的展现,表现山西左权老区人民的博大情怀。在艺术表现运用上对原有小花戏的基本元素加以放大,使之戏剧结构更加完整,表达方式更加丰富,舞台手段更加多样,艺术效果更加精彩。

      4、对弘大题材的细腻诠释

      这虽然是一个以抗战历史为背景的“红色主题”,但我们没有用写实的手法来描述历史的细节和战争的残酷,也没有用太多笔触展示奶娘抚养孩子含辛茹苦的过程。而是着眼于展示“太行奶娘”在国难当头时的奉献情怀,展现巧梅所表现出的母爱的圣洁,展现向红、杏花母女重逢后的悲喜交集,展现中国军民人性的真善美,以及左权民风、民俗以及“拥戴八路军”的淳朴厚重。

      全剧四场戏全部围绕母亲巧梅的“三次选择”展开。第一次是在国难当头、外强入侵的危急时刻,她主动请缨,选择了抚养八路军的后代、嗷嗷待哺的杏花。第二次选择是在日寇进村搜捕猎杀革命后代的生死关头,她选择了舍弃亲生骨肉桃花,而保全了八路军的女儿杏花。第三次选择是16年后革命成功,杏花的亲生母亲重回太行山时,她又选择了放弃自己多年难以割舍的亲情,让杏花回到亲生母亲的身边。

      三次选择,三次精神境界的升华,从做人的良知到面对国难时的慷慨,再到骨肉亲情的牵肠挂肚。一个“情”字自始至终萦绕其间。让整场演出荡气回肠、一气呵成。许多媒体用“亲情催泪大戏”来定义这部“红色主旋律”的作品,只有用触及灵魂的东西击中人们心里最柔软的那个部分,让人们因为人性的善良和母爱的震撼而流泪,才能够增强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记住“太行奶娘”的伟大,牢记那段腥风血雨中的难忘历史。只有让大家入戏了、动情了,才能够起到想要的宣传效果。

      3、以“亲情”为主线唤起共鸣

      我于2012年初接受了该戏的创作任务,便对这一段历史进行了全面的了解和研究,深知“太行奶娘”是抗日战争时期为中国革命胜利付出牺牲的一个特殊群体,泛指太行山麓广大的地域范围内,在那样一段特定的历史环境里一大批帮助过中国革命的人,而左权奶娘则是这一大批“太行母亲”中最具典型意义的代表。这个概念既有高尚、博爱、包容、伟大的普世价值,也有中国抗战背景下特有的民族特点和中国特色。从2012年3月拿出了剧本的完整故事结构到5月初完成剧本的全部创作,一直是抓住“母爱”、“儿女情”这条线索展开。故事结构以当代版的《赵氏孤儿》为理念,着力塑造奶娘巧梅“当代程婴”的形象。因为母爱与亲情是全天下共通的,母亲的爱是一生不变、不求回报的,更容易唤起人类心中共通的情感。

       著名导演左青看完演出后激动地对大家说:“剧目选材很好,虽然是传统的红色题材,但有着很强的时代感,同时将左权民歌用现代交响化方式演绎,达到了感人的效果和很高的艺术水准,观看中屡屡被感人的情节、优美的旋律打动,很受教育。”

      5、表现形式上全面探索突破

      该剧的最大亮点就是把“中国民间艺术歌剧化”,做到真正的中西合璧而又不露痕迹。剧目以“小花戏”的基本元素为表现主体,以“歌剧”的舞台手法来推进剧情,以“舞剧”的肢体语言来渲染气氛,三位一体的巧妙融合,让中国文化与世界艺术水乳交融,具有极强的创新意识与探索价值。正如山西省文化厅副厅长、戏剧家赵银邦说的那样:“这一剧目在山西文化事业上具有标志性意义。”

      在音乐方面,著名作曲家孟卫东以左权传统艺术形式 “小花戏”及“开花调”等原汁原味的民歌元素为素材进行了全新的创作演绎。使之既能听到民歌的耳音,又通过全新的音乐创作在节奏和曲式上推进剧情,全剧把大型交响乐队与山西地方特色乐器相交融,使得剧目既有鲜明的地方特征,又气势恢宏、撼人心弦。在舞台呈现方面,总导演杨梅保留了“彩扇道具”及“晓嚎步”、“蝴蝶扇”等基本舞蹈动作,每场之间分别用一段“间离”出来的舞蹈《倔强的树》、《母亲的树》、《生命的树》来承上启下,推进剧情,使得整场演出产生了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著名作家、中国音乐文学会副会长宋小明在观看演出后说,该剧有四个好的启示:一是题材的启示,既有太行山传统红色题材,又有左权自己的独特性;二是文艺立项的启示,有多大车拉多大活儿,既有太行精神,又有非常好的民歌基础和演员基础就是抓在手里的金子;三是艺术创作加工的启示,剧目将零金碎玉的民歌用一条线很好地串起来了,既有真实的历史故事,又有感人的舞台呈现;四是在文化大发展中做好小文章的启示,地方方言听起来很土,但可以在舞台上焕发出新的审美,这台剧是小而精致的“金疙瘩”。

      回望巍巍太行,奶娘恩重情长。希望更多的人走进这个不该被淡忘的故事,这里有军民情谊的真,中国百姓的善,母爱人性的美。创作这部戏的过程,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了正义、善良、勇敢、亲情、感恩、奉献、忠贞与博爱……这些源自人性的光辉不会因为时光的老去而泯灭,就像大山深处倔强的树,越寒冷、越落寞、越开花。

 

责任编辑:《太行奶娘》编剧:杨启舫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