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搜索:
当前位置:山西左权网 >> 今日左权 >> 浏览文章
把青春献给这片红色土地——追记左权县羊角乡乡长巨彦军
时间: 2018年01月10日 来源:晋中日报 作者: 本报记者 刘吟 史俊杰 浏览: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巨彦军同志(左三)生前工作在脱贫攻坚第一线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巨彦军同志(左三)生前考察养殖企业


          2017年11月22日,正值农历小雪节气,地处太行山革命老区的左权县寒风呼呼地吹着。
          已经是早晨7点多,乡长巨彦军还没起床,按照他的工作生活习惯,每天的这个时间,他已进入繁忙的工作状态了。但是,这天,他所在羊角乡乡长办公室的门依旧紧闭。工作人员在久敲不开、久喊未果的情况下,不得已用钥匙将门打开,眼前的一幕让人大吃一惊:躺在床上的巨彦军已经没有了意识……
          情况紧急,刻不容缓!乡党委、乡政府立刻组织车辆送往县医院,同时,县里也派出救护车进行对接。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两辆车疾驶穿行在县城与羊角的山路之间,一定要把巨彦军救回来!
          然而,将他送到医院之后不久,巨彦军终因病情恶化,永远告别了他热恋的那片土地。
          这一天,巨彦军年仅37岁。
          这一天,是巨彦军自2016年5月9日到羊角乡工作的第562天;这一天,按计划他还要和企业再商量商量如何把乡里的重点扶贫品牌“羊角跑山”做好;就在前一天,他还工作到夜里很晚,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然而就在这一天,他的生命戛然而止。一名年轻的乡长、奋战在扶贫攻坚一线、扎根基层、全心致力“三农”工作的年轻共产党员,倒在了工作岗位……
          同事说,巨彦军敢想敢干,从不埋怨,专捡重的担子挑,到哪都要把工作干得漂漂亮亮。村民说,他可是个好人、好干部哩!咋就走了呢?大家很想念他。妻子说,至今觉得丈夫还是在羊角乡工作,还记得他坐在家里沙发上一起讨论工作构想的日子。10岁的儿子说,现在还是有很多话想和爸爸说。
          然而,正值青春芳华的巨彦军,带着他未竟的事业,再也醒不来了。
          “上了转安岭,就是羊角人。我就是小卒扛大旗,青春无悔。”
          时光回溯至1980年6月5日,巨彦军出生在左权县石匣乡道佛沟村一个贫困农民家庭,从小命运坎坷,母亲在他出生10天后离世,巨彦军从小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勤奋好学,节俭懂事。2000年考入山西师范大学,2004年毕业,在大学期间多次获得各类荣誉,并与他的妻子周艳相识相恋。毕业前夕,通过参加省选调优秀高校毕业生招考,以优异的成绩脱颖而出。于2004年8月回到家乡左权县,派往龙泉乡政府工作,先后任乡团委书记、党委秘书;同年12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从此,巨彦军扎根故土、情系桑梓,在左权这块红色土地的沟沟峁峁留下了他扎实勤勉工作的身影。2006年6月至2011年5月任麻田镇副镇长;2011年6月至2016年4月调任石匣乡纪检书记;2016年5月,因工作出色当选为羊角乡政府乡长,成为当时全县最年轻的乡长。他勤奋工作,严于律己,成绩突出,11次被各级党组织授予优秀共产党员、优秀纪检干部和模范基层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羊角乡位于左权与河北交界处的太行山上,距县城东部62公里,因有一对酷似山羊犄角的山而得名,是左权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地方,也是巨彦军最后工作的地方。一到任他就想,得想方设法让这只“带角的羊”跑起来。羊角乡是离县城最远的乡,路窄、坡陡、大货车多。路好的时候,从县城去一趟要一个多小时;2016年夏遭受涝灾之后,有时进一趟城就要3个小时。
    羊角乡全乡辖15个行政村,目前共3009户、7638口人,地域面积106平方公里,典型的干石山区,纯农业乡镇。2014年建档立卡之初,全乡15个村都是贫困村,贫困户1787户,4664人,贫困发生率为62.17%。2016年贫困发生率为50.88%,贫困人数仍超过半数。在各方努力下,2017年全乡仍有贫困户1153户,2910人。2017年四里庄、后岭、水峪沟、十字岭、泊里等5村实现整村脱贫,2018年计划脱贫羊角、瓦缸窑、武家坪、洞子岩、磨沟、高家井等剩余6村,2017年底脱贫5村后贫困发生率为24.27%。可谓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面对全乡这么多贫困人口还未脱贫的现状,时间紧,任务重,巨彦军深感责任重大。
          左权县副县长张世华说,巨彦军同志人品好、素质高、工作能力强,能够较快地进入工作状态。组织上让他去羊角乡,一个方面也是考虑到他的工作能力突出,让年轻的干部到较为艰苦的地方施展作为、展现才华,推动左权县尽早脱贫奔小康。
    从县城往东走,过了转安岭的地方就是羊角乡地界。2016年5月,巨彦军来到这里,就笃定意愿将羊角乡发展好,特别是打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这场硬仗。到了羊角乡,他一个村一个村地跑,看看如何把核桃种植的传统变成真金白银,把当地百姓的致富愿望变成现实,真正啃下这块“硬骨头”。
          没成想,2016年7月19日凌晨至20日,羊角乡经历了20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暴雨来势猛、强度大、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全乡10个雨量监测点达到260mm以上,多处农田道路建筑被冲毁。巨彦军二话没说,面对汹涌而来的洪水,第一时间赶赴洪灾现场,不分昼夜与乡村干部全力抢险救灾。
          羊角乡党委书记申继红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然心有余悸:“雨特别大,在车里都能听到石子噼里啪啦落下来的声音,雨水裹挟着泥土没过膝盖。但是灾情急、形势紧,我们必须在一线把路疏通了,不然会有更大的损失,那个时候,好几天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巨彦军乡长一直在一线指挥,毫无怨言,及时解决了道路堵塞的问题,积极推进灾后的重建恢复工作。”
          由于科学调度,应对有力有效,全乡群众无一人因洪灾伤亡。面对灾后重建,巨彦军有效组织了群众自救,力保六大类、34项重建工程的稳步推进,全乡百姓安稳度过洪灾。在此过程中,全长20.732公里、总投资4793.7647万元的高黄线大修改造工程全面完工,现已通车;全长2.316公里、总投资149.3708万元的水峪沟至洞子岩通村路项目基本完工。此外,根据各村道路受损情况,共清淤3000余方、扎护路堰300余米、修复涵洞150米。
          2017年国庆期间,等待巨彦军的妻儿没能见到他一面,他一头扎进羊十“四好公路”旅游线路的建设现场。他一户一户做工作,一家一家讲政策,一段一段看情况,羊角至十字岭通村公路设计、征地、施工同步推进,用了20几天时间打通了长12公里、宽6.5米的道路。
          如果基础设施得不到恢复,其他工作就无从谈起,更不用说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在巨彦军的带领下,羊角乡的饮水设施、护村护地坝得以修复,田间道路恢复、危房修缮得以进行,为开展脱贫攻坚工作创造了条件。
          “到了哪,咱就是哪的人,就是普通的人民公仆,小卒扛大旗,要把工作做实做好,承诺了就要兑现。”巨彦军生前对乡政府工作人员说。
          “为了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纪检书记“老巨”背筐摆摊卖起了西红柿
          太行山的风,从羊角吹到了石匣,带去了巨彦军去世的消息。这里的人们不相信,昨天还笑眯眯的巨书记今天怎么就走了呢?他们熟悉的巨书记怎么就悄无声息走了呢?
          2011年5月3日,巨彦军调任左权县石匣乡任纪检书记,5年来,他走遍了这里的村村寨寨,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而他,何止是一个纪检书记,早已是这里地道的农民,老乡们也早已亲切习惯地称他为“老巨”。
          当年为求学走出石匣,多年过去了,当巨彦军回到乡里工作,再看到那个发展滞后的故乡、生活依然困顿的乡亲们时,他沉默了,他想改变这里,拔掉这长在土地上的“穷根”。种大棚,兴产业,他所联系的上会村成为了他宣告“打破贫困”的第一站。“咱土旮旯里瞎弄啥大棚!”“赔了算谁的?”……祖祖辈辈靠天吃饭的村民根本没想过种大棚。“那纯粹是不可能的事嘛!”5年过去了,已有三栋大棚的村民张爱荣,至今记得当年和“老巨”抬杠说过的这句话。
          巨彦军就是要改变这种“不可能”,就是想让村民相信,在这土旮旯里也能种出“摇钱树”。跑资金、平土地、买材料,他一趟又一趟跑,每件事都事无巨细。终于,一栋栋拱棚建起来了。然而,四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当他一次又一次劝说大家种棚时,即便无需再投多少,建好的拱棚仍然少有人过问。
          他冒出了一个想法,自己带头种大棚。“村民就是因为没种过害怕嘛,那咱就带头种两栋试试!”当巨彦军第一次向妻子周艳说起自己种大棚时,周艳还在想“这不是开玩笑嘛,乡镇干部用不着自己种大棚吧”。但好在,作为政治老师的她,深知丈夫在做事上的那股韧劲,深知实践对于认识的检验作用,她最终选择了无怨无悔支持丈夫。
          就这样,一个乡镇纪检干部,一个高中政治老师,夫妻双双当起了“农民”,唱起了早出晚归的大棚“协奏曲”。上班时间不允许、走不开,他们就早上4点起床去干活,下班后,再钻进棚里研究打理。一次次,棚内近40度的高温几近让他们脱水。
    是不是实心干,乡亲们总会看得到。“人家乡干部都种了,咱干嘛不种!”村民背后的议论让巨彦军感到了欣慰。1户、2户、3户……跟着“老巨”种棚的乡亲开始多了起来。
          可种棚岂是件容易的事,没技术支撑同样是在冒险。翻书、请教专家、亲自试验,何时下苗、何时点花、何时喷药,巨彦军几乎成了一名农技专家,而他也将掌握的技术一遍又一遍讲给了农民。
          汗水浇灌的土地,棚内的西红柿收获了。“可怎么变成钱?”这一次,巨彦军没有犹豫,他背筐摆摊卖起了西红柿。“一个乡干部卖起西红柿了?”他不管,他觉得“没啥丢人的,问心无愧!”
          种菜、卖菜,还帮着占位置,这一幕让跟着种棚的上会村村民张素英至今难忘。“咱从来没卖过东西,也吆喝不出口,但人家巨书记第一个就开口了,这下壮了咱胆,一个乡干部都陪咱卖西红柿了,咱一个农民有啥不敢吆喝的!”这一年,农民收获了,一样的土地原来真的可以赚更多的钱。殊不知,巨彦军为了帮衬更多人,他们的拱棚是赔了钱的。
          有了经验,看到了收益。第二年,种棚的农户迅速多了起来,而建起的拱棚显然不够了。巨彦军毅然让出了自己承包的两栋拱棚。他笑着说:“示范做到了,目的就达到了!”而他想的,又何止是建棚一件事,他修好了进村路、引进了光伏发电、老年日间照料中心也建好了……巨彦军无时不在牵挂着老乡们的生产、生活。
          5年过去了,如今的上会村已有80余个拱棚,年产值近200余万元,而且更多的拱棚还在不断增加中。2017年,上会村已整体实现脱贫目标。
          上会村村支部书记张文斌说:“老巨带领村民种棚,不仅让村民富了起来,关键是还让村民开了窍!思想解放了!村里人都知道,光种棚不行,还要盯着市场,已经有更多人想着发展其它产业了!”
          风起了,又落下。“老巨啊,老巨啊!你人走了,心还留在上会村啊!”老支书赵金联眼里几次泛起了泪花,模糊视线中,穿一身迷彩服的“老巨”不还在村头拱棚打农药吗?说是要再回咱村看看的啊……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要有好的发展思路,更要下足绣花功夫。时间有限,必须把工作干好。”
          “巨乡长,你帮了我们大忙,啥时候还能再来吃一碗我做的豆面条捞饭?”说起巨彦军,洞子岩村的贫困户陈伟琳的妻子泣不成声,“巨乡长见我们生活困难,帮我找了在村里做饭的工作,增加了我的收入。他经常来村里问我们有啥难处,然后想办法解决。”洞子岩村是巨彦军生前在羊角乡联系帮扶的贫困村,离羊角乡西2.5公里,全村共162户,404人,当时有贫困户92户,232人。
          “不能再种玉米了,得赶紧换思路、换方法!”巨彦军觉得当地人勤劳本分,但就是缺好的致富抓手和项目,于是他决定调整种植结构,从连翘和林下经济入手,共栽植“四旁”连翘14600穴,涉及农户52户,户均增收500元;核桃园套种紫苏项目建设,与紫苏项目企业签订合同。特别是拓展全村谷子种植基地100亩,积极联系农产品市场,为老百姓农产品销售广开渠道,真正建立“公司+农户”的合作形式,解决了农户后顾之忧。与此同时,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光伏发电安起来了,金融信贷、贫困家庭劳务输出发挥了作用。村里还积极围绕“以户为基”、“六要六有”,与“拆违治乱提质”工作结合,积极改善村容户貌;全面争取甲醇供暖计划实施,为全村160户村民提供能源清洁、低耗能、低开销的供暖工作,让百姓过一个干净温暖的冬天。
          “前段时间巨乡长还说,要和我在合计合计来年怎么种大棚,怎么把我承包的核桃树种得更好,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贫困户张存路说着有些哽咽,“巨乡长时常安慰我,有了咱党和政府的帮助,你自己要努力,把家里拾掇得干干净净,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不仅是洞子岩村,在巨彦军的努力推动下,羊角乡高黄线大修改造工程历时6个月全面完工,总投资702万元的两条“四好公路”任务完成过半……笨鸡养殖、设施大棚、写生基地、农产品粗加工厂等各个扶贫项目都在有序推进,另外还有易地搬迁、旱鸭养殖项目等,这些难啃的“硬骨头”都在他的实施中被一一分解,脱贫攻坚各项工作稳扎稳打、全面推进,为2018年羊角脱贫摘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大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羊角乡调产增收的效果也逐步显现。去年,羊角乡全乡共完成种植12078亩,其中玉米9749亩,同比减少11.5%,杂粮种植2417亩,同比增加47.3%。依托帮扶单位,武家坪试验发展便携式自生长蔬菜,泊里、洞子岩种植藜麦、富硒谷试验田60余亩,探索发展适宜当地种植的高产值农作物;在充分做好前期调研和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在四里庄、新庄两村新发展设施蔬菜拱棚30亩、56栋。从采集野生连翘到种植荒山连翘,再转变为种植“四旁”连翘,去年,全乡12个行政村采取“合作社+农户”的方式共种植“地旁”、“堰旁”连翘4000余亩,13万余穴,全乡连翘拥有量达到4万亩,人均连翘产业收入约650元。截至去年底,全乡核桃树数量达到101160株,产量达30万斤,收益达170余万元。积极破除水、电这些羊角乡发展养殖业的最大瓶颈,羊角、十字岭两村依托帮扶单位建设笨鸡养殖场发展笨鸡养殖项目,规模化、精准化养殖业在初具雏形。
          巨彦军明白,没有像样的产业,就无法真正实现本质脱贫、永续脱贫。“巨乡长还计划着把核桃分类出售,把本地的农产品就地加工,真正解决销路问题,实现在家门口就能挣钱的愿望。”乡政府工作人员王中南说。在产业方面,羊角乡不同的村采取的是不同的策略,蔬菜种植、家禽养殖、核桃树种植等四处开花结果。特别是武家坪帮扶单位依托当地小米、核桃、土鸡蛋等丰富的农产品资源注册“羊角跑山”系列品牌,通过展柜展示、视频宣传等方式广开销路,成为羊角本土品牌的首次成功尝试。巨彦军多次跑到外地和企业对接,带领乡里人员积极学习谋划。
          与此同时,羊角乡的集体经济破零、农户屋顶光伏、退耕还林、社会保障、劳务输出等精准扶贫措施不断创新、有力推进。在易地搬迁方面,2017年在石灰窑和后圪道2个自然村组实施易地搬迁项目,涉及贫困户53户119人,同步搬迁35户88人,去年年底完成双签任务,实现53户贫困户全部脱贫。全乡积极实施“五位一体”金融扶贫贷款,截至去年10月底共办理247户,并已领取了3000元的企业分红,仅此一项就可带动300余户贫困户脱贫。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要有好的发展思路,更要下足绣花功夫。时间有限,必须握指成拳,把工作干好。”巨彦军在日记里写道。
          巨彦军的日记本和“与妻书”
          走进巨彦军的家里,满眼都是简单朴素:房子是高层不错的新房,但家里地上仅仅铺了一层仿地板革,墙也只是简单地刷了一下,厨房卫生间阳台都没有过多改造,水管外露;简易的沙发和床,一个孩子的写字台,简单的做饭工具和家电,仅此而已。
    之前,妻子周艳多次说把房子装修一下,也好住。巨彦军总是说:“这房子简简单单,我觉得挺好;等我忙完了这一阵子,就给你装。”但是巨彦军嘴里的“这一阵子”,总是很长;检查身体也是如此。妻子检查出心脏有些问题,巨彦军检查出有高血压、轻微脑梗和颈部斑块,但是两个人一直没时间去复查。妻子再三追问,他才定下了一个时间——“2018年正月”,然而,巨彦军再也无法陪她检查了。
          丈夫去世后,周艳告诉十岁的儿子父亲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是孩子到了夜里还是会偷偷给父亲打无法接通的电话;每当写好作业、做好手工,也会给父亲的微信发去自己做好的作业;在孩子的作业本上,依旧会工工整整地写下一家三口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在巨彦军简单的家里,周艳拿出一本他的生活日记,淡蓝色书皮,内封写有“未经本人同意,其他人不得翻阅”的字样。妻子说这是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的,以前从没有见过。不同于工作中给人以言谈简练、有一说一的印象,巨彦军的日记里记载了他的丰富勤思的心路历程,也反映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干部、一位丈夫和父亲的另一个侧面。这本日记是他从2012年以来的片段点滴记录,虽是生活日记,内容却大多和工作相关,其中很多都是事后记,也有的因为工作忙没有写完。
          “什么是群众路线?什么是百姓情怀?”“在这样的岗位上,我究竟能做什么?”“真脱贫、脱真贫,怎么真正落实到每村每户?”“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了,怎么把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在羊角乡做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他的生活和工作日记本里充满了问号和思考,在这些问号的后面,都会有巨彦军的深入思考。他用笔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思绪流淌,然后用脚步和实干让这些思考计划成为现实。
          日记的最尾一篇,是妻子周艳在2017年农历八月初八结婚十一周年纪念日这一天给他发的微信,他将这些内容工工整整抄在了日记本上。妻子写道:
          忆往昔,我们一穷二白勉强成家。看今朝,我们硕果累累夫唱妇随。在这里我想说,老公,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及我的家人的关爱与帮助,包容与理解。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我倍加珍惜。
          这一生,有你真好!
          当天,他也给妻子发了一段话,至今保存在妻子的手机里:
          四年的大学生活铸就了你我亲情般的爱情;多年的工作适从了你我崇高的敬业情怀;十一年的婚后生活,源于你纯真的天性,是你成全了我的工作和生活,是你辛劳养育着咱可爱的儿子,是你包容着我特别的家庭。
          感谢有你的一路相伴,并责令你继续陪我走完今生的旅途!
          “责令你继续陪我走完今生的旅途”的人,却过早地永远地离开了。


          为了当初的承诺,巨彦军一直很忙

          “忙忙忙”——在妻子周艳耳朵里,巨彦军说的最多的就是“忙”字,而且“感觉他到哪个岗位,哪个岗位上的工作就特别忙”,经常工作到夜里11点多不说,有时候凌晨4点还会发来学习心得让“老婆你给参谋一下”。老公端午没回来,中秋节没有回来,更没和儿子过过一个儿童节,甚至就在巨彦军到任羊角乡的第一个春节,全家也跟着来到了乡政府。
          “别人过年都在家里,为什么爸爸就要在乡里,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提起2017年的春节,周艳已是泣不成声,“儿子一直不能理解爸爸为什么总是在乡政府值班,为什么总是不能回家。”而她也只能一次又一次以“爸爸工作忙”解释,却不知道该补充点什么。但周艳觉得,一家人只要在一起,哪里都是年,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一家人最后一次团圆年。
          从乡政府工作人员到纪检书记,再到当乡长,巨彦军在忙什么? “15个村,每个村啥地形,有多少亩地,有多少贫困人口,分别是因什么导致贫困,顺口就能准确说出来。”羊角乡党委办负责人孙美玲眼里,这位年轻乡长让她震惊,因为“不到一个月,巨乡长居然真的把所有村子步行了一遍;在巨乡长那里,掌握的一定是第一手资料”。
          在忙什么?为了给羊角乡找出路,他带各村干部下山东去吕梁,上榆次跑太谷,只想为羊角乡找到更合适的脱贫致富门路。
    在忙什么?村民玉米不好卖找他聊,危房改造咋补贴要问他,门诊输液能不能报销也问他。人们都知道 “巨乡长人好,找他准能问明白”。而他中午从来没把办公室的门关上过,妻子周艳总也抱怨:“去了乡里,都没睡过一个囫囵午觉。”
          在忙什么?洞子岩村的地膜没着落,他四处想办法找了724亩地的地膜单。村里人看病不方便,他联系县医疗队给村民义诊,附近的200多名村民都来了。
          在忙什么?羊角乡修路,他一个人走了一遍又一遍,只怕“路基没有打牢,以后不安全”。
    在忙什么?他想着乡里应该有支向上活泼的队伍。他亲自指点新入职公务员如何修改一篇稿子,他思谋着把院里空地规划成了羽毛球场地,大家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块运动场。
          在忙什么?他想干的事还有很多,有些事已经成了,由他主张引进的银河证券投资的项目就在他走后没多久落地了;有些事即将看到希望,洞子岩村的百亩核桃园已经生根,三年后将挂满硕果;有些事蓝图已绘好,“羊角跑山”品牌已经注册,更多产业还需整合,更多项目还得引进……
          为了当初对党和人民的承诺,为了能让羊角乡早日脱贫,巨彦军身在其中,心在其中,乐在其中。他的确太忙了。周一出门,周五回家,但这也很难保证。妻子周艳已经习惯了在周五等待丈夫归来,而如今,却再也等不回来了……
     

左权网 http://www.sxzqw.com 山西左权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 版权所有 2009 网站法律顾问:侯军律师
地址:山西省左权县北大街23号 电话:0354-8630301
Email:zuoquanwang@163.com 晋ICP备08001828号 晋ICP备060013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