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红色记忆 >

四老见彭总 恢复左权县名美名扬

来源:晋中晚报 编辑:记者路丽华 时间:2016-11-02
导读:                彭德怀接见老部下,谈笑风生。图片由席栓福提供         十字岭突围战,左权将军殉国。席元华和战友们草草掩埋了将军就撤离了。不久部队重新聚拢起来,彭德怀命令他们回去寻找将军的遗体。26岁的席

  
     

 

     彭德怀接见老部下,谈笑风生。图片由席栓福提供

       十字岭突围战,左权将军殉国。席元华和战友们草草掩埋了将军就撤离了。不久部队重新聚拢起来,彭德怀命令他们回去寻找将军的遗体。26岁的席元华亲自将37岁的左权将军安放进棺材里。所以,解放后,左权将军的女儿每次从北京回访太行山,都会由席元华陪同,为将军的女儿讲述将军的英勇。

      1942年9月18日,左权将军牺牲地辽县易名为左权县。1946年,席元华参加淮海战役负伤,转业休养他选择了左权县。1958年,左权县被撤销了。

      席元华等老红军与总部首长有特殊的情感,左权县没有了,他们首先就想不通。席元华要通过自己的关系,向北京反映民情,这引来了当时的上级领导的阻挠。席元华的儿子席栓福记得,上级来人做父亲的工作,在家中,母亲炒了一个土豆丝,一个鸡蛋,招待上级来人。

      当时席栓福才七八岁,但他记得上级领导先就拍了桌子:“席元华,你要犯大错误的!”席元华也拍了桌子,坚定地说:“老子就不怕犯错误!”害得上级官员只好拂袖而去。

       席元华先派出三个老红军,他们是他的汶川老乡郭春云,阆中老乡刘新成和河南来的老红军曹振声,他对他们说:“你们去国防部找彭总!这个事情,他必须管!”

      三个人上了北京,见不到彭德怀。席元华就给彭德怀写了一封信,随即,他自己也赶到了北京。

      席栓福回忆:国防部派了两个处长等我父亲。见了父亲,人家说,首长知道你要来。可能是在父亲进京第二天,彭德怀在国防部办公厅接见了他。当时,杨尚昆也在现场。

      我父亲一进去,彭总已经在那等着了。他一眼就认出了我父亲,欣喜地叫道:“谢阳春!”这是抗战时期父亲的名字。彭总说,收到了你的信,但没给你回信,因为知道你要来。彭总看到一同前去的几位老红军,穿着都很破,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他说:“解放这么多年了,你们还这么苦,对不起你们。”

      彭总话锋一转,说:“不过,你们比死去的千千万万的烈士强多了。回去以后,搞一些大生产,自己改善生活吧。”

      当父亲将话题引入主题,提出恢复“左权县”名时,彭总发怒了:“左权死了必须用一个县命名,那老子死了用什么纪念?”彭总表示,他反对个人崇拜,反对做劳民伤财的事。

      老父亲说,如果不知道彭总的脾气,那么这时候就只好打道回府了。因为觉得没有什么理由说服彭总支持恢复县名。但我父亲据理力争,阐述了三点意思——

      第一点,石家庄修建烈士陵园,用了几百亩土地算不算劳民伤财?

      第二点,辽县易名为左权县是边区政府的决定。

      第三点,如果撤销县名,左权十万人民不同意。

      彭总也没再说什么。停了一会,彭总说:“修陵园的事,我没在北京,不知道。至于恢复县名,我要找主席商议,请他同意。我和你们心情一样,十分怀念左权参谋长。”

      这是彭总最后对老父亲的答复。

      老红军记得,他们见到彭德怀、杨尚昆的那天,是1959年3月19日,但是在《彭德怀年谱》这一天没有记载。在彭德怀、杨尚昆眼里,席元华叫“谢阳春”,是八路军总部警卫连连长,郭春云是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一团副连长,曹振声是一二九师后勤部任科长,刘新成是一二九师七旅三十一团特派员。他们虽然在十多年前陆续转业到左权县,但是他们都是彭大将军的兵啊!彭总、杨尚昆和他们合影,请他们吃饭,这成了他们一生中最骄傲的事情。

      为争“左权县”名的恢复,从左权老区来的四位老红军,在北京住了50多天,没有满意的结果,绝不回去。彭德怀问:“谢阳春,你回过四川老家吗?”

      离开老家将30年了,席元华没有回去过。于是,彭德怀特别安排席元华参加了中央西藏慰问团回了故乡。他回去,是代表中央来的,受到了家乡人民的欢迎。锅庄舞起来,麝香送过来,席元华感到荣耀至极。

      记者:后来县名什么时候恢复的?

      席栓福:他们没回来,县名就彻底恢复了。父亲他们在北京一直住了50天,为的是等恢复县名了才回来。

      记者:你觉得这件事情在左权历史上有什么意义呢?

      席栓福:我觉得对英雄应该崇拜,左权将军就是这样一个有意义的、能代表共产党特色的英雄。如果国家没有英雄主义了,那么国家就失去灵魂了。当时辽县易名为“左权县”,就是要延续这一献身民族解放事业的伟大精神。每当人们一叫左权,就知道这是一个英雄的县,意义就在这里了。我觉得父亲做得很对。

 

责任编辑:记者路丽华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