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漳河流韵 >

刘有根—我和《太行奶娘》

来源:晋中日报 编辑:刘有根 时间:2014-02-09
导读:       2013年 12月16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大型花戏舞剧《太行奶娘》在京演出的消息,据说此剧将在全国热演。一些朋友还以为是我和建忠根据我的散文《太行奶娘》编的那个剧本,其实已经不是原来的本子。但

 

 

 

2013年 12月16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大型花戏舞剧《太行奶娘》在京演出的消息,据说此剧将在全国热演。一些朋友还以为是我和建忠根据我的散文《太行奶娘》编的那个剧本,其实已经不是原来的本子。但这让我回想起了《太行奶娘》的前前后后。

1993年夏,我和张小宝在河北涉县走访文管所所长程耀峰,老程告诉我:“邓朴方1944年生在你们村,刘太行1939年生在十里店。”他还拿出《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翻到记载此事的那一页。从此,我就开始对太行奶娘的事迹采访收集。后来,新华社记者池茂花又告诉我他采到的一段话,这段话是邓朴方说的,大意是我生在麻田,那里有我的奶娘,我也算是麻田人。还有让当地政府对他的奶娘照顾一点的意思。这段话我抄在了本子上。

掐指算来,太行奶娘在我心里整整装了20年,我和太行奶娘真的结下了不解之缘。

1994年,邓小平90周岁,涉县精心制造了“长寿瓶”,99个“寿”字摆成龙。我就多了个心眼,从小常听大人说邓小平在麻田长麻田短,我何不也送老人家一件礼品呢!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说干就干,我写了一首律诗,“风华正茂赴麻田,负重从容何畏难?大度悠悠怀锦绣,壮心磊磊抑河山。叱咤风云得胜利,躬耕瓜菜补衣衫。与民同在如鱼水,功高天下代代传”。二弟行书写好,我到荣宝斋120元做了装裱,跑到中南海北门时,已经是腊月22日(1994年的2月2日),邓小平一家已经到上海过年了。没想到,4月13日,邓朴方就回到麻田看保姆和奶娘,我随行做了采访。

从1994年5月14日,发表第一篇太行奶娘和奶儿奶女的文章至今,我已经23次在各报刊发表太行奶娘的文章和诗歌,我的几本散文集子,更是把太行奶娘作为重要题材。

散文,诗歌,歌曲,快板,我以不同的文学形式书写太行奶娘,还自费制作了歌曲,如实讲述太行奶娘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歌颂太行奶娘默默奉献的太行精神。我先后63次到每一位奶娘家采访,接触近百人了解当年生活细节,寻找奶娘老照片,拍奶娘家旧房子,拍奶娘村貌。紧张的奔波,体力的不支,让我感冒三次,腰疼一次。2008年,应县文化局征文,与人合作编写了五幕大型花戏剧《太行奶娘》,后推荐给晋中乡土艺术协会。话剧《立秋》的作者姚老师参加了《太行奶娘》花戏剧的讨论会,并说,此剧题材很好,以后不管谁再改编,都应该写上原作两位编写者的名字。不知是疏忽,还是啥原因,现在的奶娘剧幕上看不到与我俩有关的字样。

68位奶娘,我几乎一一呼之欲出,白天跑采访,晚饭后快睡觉,半夜醒来,随手拿起一张张奶娘照片,端详着,探寻着,我想看到这些善良母亲的性格、精神和气质。寂静的深夜,我全然忘记她们大都是已经过往到另一个世界的人。奶娘家的叙说回忆,甚至抱怨,我都一一记录在录音笔里。原汁原味原貌原生态,我牢记着约我写太行奶娘的出版社郭社长的嘱咐。把太行奶娘的真实故事告诉后人,让太行奶娘走出来,是我一心一意想做的一件大事。在采访过程中,好多奶娘村我不止去过一次,最多的是云头底邓朴方奶娘郭金梅家,我最多的一年去了6次,我还联系了苏家坡张老板给奶娘送苏家坡矿泉水,我很想帮助老人家改善老年便秘,打造百岁太行奶娘。没想到在我离开老人家后的12天,老人因感冒与世长辞。我给老人家写了祭文、挽联和挽诗。老人一辈子爱美,90多岁后,谁一给她照相就遮住脸,说“圪皱圪皱”,老人觉得脸上皱纹多了不好看。唯有我去,老人微笑着,说合影,就合影,说单照,就单照,甚也行。伺候老人的孙媳妇张兰花说:“你来的多,俺奶奶认得你了。”

《太行奶娘》花戏剧,我参加了五次讨论,在榆次颐景那次讨论会上,为了导演更多了解左权的文化背景,我赠送她一本《开花调》。最后一次是前年正月十八,我正在体育馆看武术比赛,文化局领导电话通知我马上到迎宾馆讨论《太行奶娘》剧本。此后,请了名人改编,我介入少了。

我见到的太行奶娘有9个,和我一个村的就有6个,其中一个和我家斜对门。现在左权境内只有两位健在,都已90多岁。我见到的奶儿女有7位,邓朴方、刘太行、罗峪田、李小琳、滕久明、李乃蛋、解玉珍。滕久明还深夜找到我在北京的小旅馆送来他在麻田的照片。

一代奶娘,悄然泯世,我的纪实文学《太行奶娘》在紧锣密鼓的出版中。50多篇奔波采写出来的文章,如实地记叙了太行奶娘的艰辛和悲苦,真实感人,催人泪下。我认为应该是军民一家的见证,党群关系的颂歌。把太行奶娘养育奶儿女的辛苦和盼望奶儿女的心苦,真实地告诉后人,我认为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因为她们是不该忘记的太行妇女群体,她们的身上同样代表着太行精神。我不遗余力地这样做了,我的一大心愿也了结了。愿太行奶娘的在天之灵得以安慰。为此所有的奔波付出,以至含泪写作,无怨无悔,都很值得。

感谢妻子说我的一句话:踏破铁鞋寻奶娘。她激发我对应了下一句:为了奶娘美名扬。

《太行奶娘》元旦就要面世了!愿大家拭目以待,关注喜欢。

责任编辑:刘有根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