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漳河流韵 >

天堂笑声不是梦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张 丽 时间:2015-08-12
导读:   伴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我从睡梦中惊醒…… 深夜的窗外,回忆是陈旧的忧伤,想念的泪水,感情的涌动。午夜梦回,总是忘不了奶奶(按当地习俗叫“婆……”) 那爽朗的笑声…… 奶奶走了20年了,带着一生的辛酸,

 

伴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我从睡梦中惊醒……

深夜的窗外,回忆是陈旧的忧伤,想念的泪水,感情的涌动。午夜梦回,总是忘不了奶奶(按当地习俗叫“婆……”)

那爽朗的笑声……

奶奶走了20年了,带着一生的辛酸,满腹的苦痛,对人世间的留恋。光阴如箭,往事终将渐行渐远,但奶奶的音容笑貌依然如昔,深深根植于我的脑海。朦胧的月色下,我多么希望有灵魂存在,多么想拉近我和奶奶的距离——聆听岁月倾诉。一种无言的温暖涌上心头,无需刻意,自有灵犀万千。

奶奶一生清苦,她是个不识字的农家弱女,七岁就被裹上了小脚,十三岁嫁给爷爷做童养媳。她共生育了十三个儿女,却只存活四个,九个都夭折了。在那一贫如洗的年代,很难想像她付出过怎样的辛苦才将儿女们拉扯成人。听父亲回忆说:他的童年是靠奶奶给人做佣工,纳鞋底度过的。爷爷在父亲10岁那年就撒手人寰,家庭的重担压在了奶奶柔弱的肩头,尽管生活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奶奶依然挺起胸膛,挪着一双小脚把三个儿媳都娶进了家门。

我出生后,奶奶把我宠爱到了极点,做为长孙女,我是家里众多孙子中得到她爱最多的一个,她给予我的爱和呵护,让弟弟妹妹既羡慕又嫉妒。在那个物质和食品相当匮乏的年代,一个苹果,一个螺丝糖,一块饼干,都是孩子们口中的奢侈品,而我却是弟弟妹妹中得到最多的人。经常是奶奶挪着一双小脚帮我东挪西藏,最后到了我的小馋嘴里。此时的奶奶,裂开那还剩几颗老黄牙的嘴巴,眼睛咪成了一条缝,舒心地笑了……

记得八十年代初,爸爸搬回来一台九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奶奶高兴得每晚坐在电视机前,她以为电视机里面的人是一个个缩小的小人,常常问小人都跑哪去了,还站起身来到电视柜后面去看有没有人。尽管她耳朵聋,却每天按时坐在电视屏幕前,认真地看,呵呵地笑,那笑声,满是幸福与快乐,溢得小屋都盛不下了,荡出窗外,飘在天际。

童年的我,看着奶奶的一双小脚,曾经产生过无限遐想,奶奶从不轻易让人看到她这双小脚,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偷偷端来一盆热水……

很多年以后,我才看见那是一双怎样的脚,整个脚面向上高高鼓起,脚掌则深深地凹陷下去,两只脚除了大脚指正常挺立着,其余的脚趾全部向脚心弯曲,脚趾头都紧紧地贴在脚掌上,它们是要沉受全身重量挤压的呀!不难想象,刚被裹了脚的奶奶,每走一步,该痛得多么钻心。那时,她还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嫁到爷爷家,奶奶开始学做针线,学做饭,侍候公婆。正是靠着这双小脚,在那个闹饥荒,挖野菜,推碾子的岁月里,奶奶将我的爸爸和叔叔姑姑们抚养成人。又把我们姐妹三个呵护带大。冬季的左权,是非常寒冷的,吃完晚饭,我就蜷缩在奶奶的胳膊底下感受着那暖暖的体温。一条被子里,听着奶奶讲那遥远的故事,和着缓缓的语速,总能令我安然入睡。奶奶的气息静若幽兰,悄然融于这静夜。每当长夜难眠,想着奶奶的酸苦,我总泪眼潸然。

好人好报,晚年的奶奶是很幸福的,儿孙们都很孝顺,村里人都羡慕奶奶。虽然她一字不识,但与儿孙们讲起做人的道理来总让我们受益匪浅——

“力是无能,出了再来;吃亏是福;真话好说,瞎话难编;丢一粒米,吃一条蛆……”好多道理朴素又实在,简单又有理,在奶奶的熏陶下,我茁壮成长,在奶奶的笑声中,我感受着温暖和慈爱……

奶奶走了,永远地走了,在那个炎热而悲伤的夏季,我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经历了人世间撕心裂肺般的亲情分离。恨自己做为医生却也回天无力,没有挽留下奶奶的生命,没有留住她一串串爽朗的笑声。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深深地怀念,好好地做人。

心语呢喃,记忆让我魂牵梦绕,如果有天堂,我相信奶奶在天堂的某个角落,一定在微笑地看着我……

 

刘有根推荐理由:张丽是我在北街学校任教时的学生,她文笔很美,每次作文都能写得很精彩。初中毕业全县统考,她的考场作文从春、夏、秋、冬四个方面,刻画了段元星探索宇宙奥秘的生动过程,取得了最高分。这篇小文章是我多次催约才写的。多年不动笔,她果然文采依然,奶奶的形象跃然纸上!在此,我不得不为她点赞!

 

责任编辑:张 丽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