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漳河流韵 >

杨文——喜 烛(小说)

来源:今日左权 编辑:杨文 时间:2018-04-12
导读: 节令进入清明,家乡的香椿树就开始搙出嫩芽,那脆嫩的芽绿中泛红,缀满枝头,十分鲜美。尤其是大香椿树根簇拥着的小香椿树尖尖也争先恐后地往出吐芽,更鲜活可爱。鲜嫩的香椿芽在和暖的春风里发散着悠悠的清香,触动着村人的视觉神经,使人神清气爽,垂涎欲
  雪化冰消,寒冬在悄然溜走,给予人们无穷活力与希望的暖春正走上太行山。乡亲们知道春生跟花花要结婚了,都笑嘻嘻地前来帮忙,女的缝衣裳、絮铺盖、收拾屋,男的粉刷屋子、整修房院、砌垒院墙,只用了3日就把春生家拾掇得面目一新。区公所送来了喜联和祝贺词;民兵队送来了野兔、山鸡;八路军送来得礼物非常珍贵,是当地罕见的白面和粉条。
  婚期到了。这日,天朗气清,阳光和煦。看热闹的人们早早就挤到了街巷上,本村的外村的,个个笑容满面。一阵阵,迎亲的从花花家出来了。鞭炮声,鼓乐声,惊得栖息在泛绿树枝上的鸟儿们盘旋上天空。2名后生掂着小篮燃放着鞭炮走在最前面,接着是6名后生高举着红旗,随后是扭花戏的,吹唱的。春生穿着对门襟灰色新夹袄、黑裤子,花花穿得大衣襟小碎花红袄、青裤子,俩人骑在由八路军战士牵得2匹大洋马上,脸蛋红得赛过了胸前的大红花。20名八路军战士穿着灰军装,扎着武装带,背着汉阳造步枪,齐整地走在新夫妻后边。最后面是扛红缨枪的儿童团,挎猎枪的民兵队。迎亲的人们缓慢地穿过街道,绕着村子转了一大圈。
  新房门头上挂着红布,门口的一条长板凳上笑眯眯地坐着俩家爹娘。村长是主婚人,他高喊婚礼开始!新夫妻先给俩家爹娘鞠了躬,接着给介绍人和来宾鞠躬。在夫妻互鞠躬时,花花见春生真得给自个鞠着躬,忍不住扑哧一笑,扭转了身。“不行不行!重新鞠!”满院子人笑着喊着,姑娘们一拥而上拽住花花,强按住她鞠躬,春生赶忙跟着鞠,结果俩人的头碰到了一起,人们又欢笑起来。
  证婚人是区长,他讲道:“乡亲们!同志们!今天春生花花结婚,很值得我们庆贺!以前,妇女没地位,任由买卖,随便打骂。婚姻非得由爹娘说了算。春生花花自由恋爱,被看作是伤风败俗、大逆不道的事,他俩受了很多痛苦。我们共产党就是要坚决砸烂封建枷锁,废除包办婚姻、买卖婚姻的恶习,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实现自由自主的婚姻。只要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打日本,咱们穷苦人就一定会翻身过上好日子的。大家不要灰心,更不要害怕,侵略者是不会长久的!今天,春生花花自主结婚,是合法的,是受抗日政府保护的!希望青年人向他俩学习,自由恋爱,自主结婚,办新式婚礼!希望他俩恩恩爱爱,积极抗日,幸幸福福!最后……”他看看春生和花花,接着说:“最后希望他俩明年生个胖宝宝!”说得大家都笑了。
  村长又高声喊:“新郎新娘报告恋爱经过!”这下子热闹了,人们嚷叫:“快说!快说!”春生满脸通红,挠挠头:“也没甚,俺们俩从小就好!”有后生喊道:“花花说说,你俩人亲过嘴没啦?”花花红着脸,低着头,揪着衣角:“没亲过,连手也没拉过。”又有后生喊问:“你想拉来没想?”花花的脸涨得通红。人们嚷嚷:“快说!不说不行!”花花小声说:“想来。没敢。”大家一阵哄笑。
  这时,喜种爷双手举着个布包包,笑呵呵地挤到前面,把包放在桌上。他边往开打包边说:“做梦都不敢想,春生花花能够到了一块。他俩赶上了好时候啦,托了共产党的福!老汉俺本想随几块份子钱表表心意,公家不叫随。俺只能套獾炼油,赶做了这对喜烛。”喜种爷一手举着龙烛,一手举着凤烛,龙凤缠绕在手腕粗的红烛上,活灵活现,令人拍手叫绝。当地风俗,新婚夜要点红色的龙凤烛,点一夜,不能灭,直到蜡烛燃尽,一来龙凤烛喜庆有着儿女双全的寓意,二来蜡烛不灭代表延续香火。“春生花花是咱们村头一对自由结婚,由不得就想到了俺自个……”喜种爷老泪满脸,再也忍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人们忙扶他坐下。????????????????????
  “就叫喜种爷哭哭吧,他满肚子全是泪水哪。他从小没了爹娘,没啦兄弟姊妹,7岁起给人放羊,风里来雨里去,缺吃少穿,尽管生得排场,长得好,谁家的闺女也不愿跟。穷啊!后来,他在外乡好上了个女子,那家爹娘贪图钱财,把她给卖了,那女子受不了婆家人苛打,投河死啦!”村农救会主席跟喜种爷是忘年交,他泪光闪动,抖着声音说,“这女子在喜种爷的心里,比他得命还重。喜种爷大病了一场,心也就死了。从那以后,他一门心思专在拿獾油做喜烛上。他做得喜烛,明亮耐着,龙凤跟活得一样,成了咱们这一带的高手。他得喜烛不卖钱,轻易也不送人,只供自个点。俺慢慢才琢磨通,他原来是点给那女子的。后来,他也就再不做啦……”院里院外的人一个个都抹起了眼泪。
  “解放妇女!男女平等!”区妇救会主任站到前头,举起拳头,大声喊叫,“保障女权!婚姻自主!”她喊一句,大家跟着喊一句。接着八路军领导、外村干部的代表都讲了话。
  晌午,来宾都走了,只有俩家爹娘跟双方的姑舅亲、近本家20来人吃了顿饭,吃得是山药蛋炖野兔炖山鸡、米面蒸馍、白面片汤。
  春生花花的事儿传开了,区公所一时热闹起来,男男女女进进出出,来自主婚姻领证的,来离婚解约的,也有来解除童养媳关系的。从此,新式婚礼就在当地时兴起来,一直沿袭到现如今。(完) 
 
责任编辑:杨文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