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漳河流韵 >

刘有根——沃土生根

来源:刘有根 编辑:刘有根 时间:2018-11-04
导读: 沃土生根 学习习近平文艺座谈会讲话,从深入生活说起 刘有根 二0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我和儿子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习近平和文艺家在一起座谈会十二分钟的报道,让儿子惊叹道:咋啦呀?这么长。儿子惊奇,我更惊奇,我预感文艺的春天终于来了! 我还是
沃土生根

——学习习近平文艺座谈会讲话,从深入生活说起

刘有根

    二0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我和儿子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习近平和文艺家在一起座谈会十二分钟的报道,让儿子惊叹道:咋啦呀?这么长。儿子惊奇,我更惊奇,我预感文艺的春天终于来了!
  我还是回味回味座谈会的盛况吧。群贤毕至,老少咸集,德高望重的,后起之秀的,有老有中有青,习近平亲自主持,笑容满面,春意融融,一一握手,个个问候,俨然都是老朋友。不少人发言,而闫肃老先生的发言让我一记难忘。他说:“我们那时也写风花雪月,风,是铁马秋风;花,是战地黄花;雪,是瓜洲夜雪;月,是边关明月。习近平赞赏地对闫老的发言做了点评。从习近平对七十二位艺术家的态度上,我明显感觉到是一种高看、厚爱、善待。我虽然不能有现场感受,但我同样感受到了来自党和政府的温暖。我好兴奋!
  联想自己从一九七六年受桃花盛开的触动,在乡土文学园地已经走过了四十年。四十年出版了《太行虹》《漳河浪》《开花调》《点燃黎明》《太行奶娘》《我的左权》《沃土深根》七本书,发表二百多篇文章,一百六十多万字的作品全来自我脚下的家乡土地,这是生活的馈赠,是家乡火热的烽火历史和时代的滚滚春潮成就了我的创作。没有生活,就没有我的一切。花甲之年,回首以往,我非常非常感谢的是生活!
  左权是一片肥沃的土地,不仅矿产资源丰富,文化资源也得天独厚。一九四三年三月,赵树理在左权(当时的辽县)深入生活搞农村调查,住在西黄漳村,横岭村一位老汉来抗日政府告状,引起赵树理的关注,随后他参与了这桩人命官司案的调查,就写出了《小二黑结婚》,小说在麻田新华书店一出版,立即引起轰动,仅太行山就发行四万册,小说传到延安,毛主席读后称赞,赵树理成了毛主席和朱德之后的最知名的人。同年五月,赵树理又在麻田李家岩村搞农村调查,针对当时农村问题,他又写出了《李有才板话》,也在全国引起轰动。两部小说,奠定了赵树理在中国文学的坚实地位。因此说,赵树理成名在左权。
  一九四四年一月,陈毅途经太行,在麻田住了四十多天,面对麻田的壮丽山河和当时的抗战热潮,他诗兴大发,写下《过太行山书怀》,这是他所有诗词中最长的一篇。诗中的山水风光,都是对麻田、南会、武军寺一带的描写。
  一九四五年七月,新华社著名记者华山在麻田写出小说《鸡毛信》,在全国引起很大的影响。小说中,引用了左权民歌《大烟袋》的歌词。
  一九四九年,阮章竞的成名作长篇叙事诗《漳河水》也取材于太行山左权一带。阮章竞在太行山生活战斗十二年,他说:“太行山是我的摇篮,漳河是我的保姆。我是行卧在太行山壑,渴饮着漳河水学习写作的。”在辽县(今左权县),他收集抄写了一大本民歌小调,后被人借去未还。一位在北京市文联供职的老乡告诉我,阮章竞和他说过,《漳河水》可是来自你的老家。阮章竞在自己的创作谈中,也提到“辽县”“开花调”“桃花红来杏花白,爬山过岭看你来”等。
  一九八四年七月,郑义以麻田熟峪村为背景,写出了小说《老井》,一九八五年《当代》第二期发表了《老井》,十八万字。一九八六年小说改编为同名电影,后在日本东京获国际大奖。电影《老井》已经列入中国百部电影经典。
  一九八五年夏天,由山西作家王东满小说改编的电影《点燃朝霞的人》在麻田外景地拍摄,著名导演苏里拍摄之余,有感而发,写下了散文《太行,我的母亲》,发表在当年的《山西文学》。
  先辈们热爱左权,深入左权,创作了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影响了几代人,成为文学史上的经典。没有他们的深入生活,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也不会有这些光耀人心的优秀作品。
  我生在农村,对家乡的山水有一种天然的情感。乡亲们的喜怒哀乐、幽默智慧、风趣谈吐,我都刻骨铭心。有一位印制彩照的女士曾对我说:“你家乡的风光照片我打印过很多,听说那里有好山景好水景,就是缺少个好光景。”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我,是啊,抗战时乡亲们卖命地支持八路军,解放多少年了,乡亲们还没有过上满意的日子,心痛啊!于是,我拿起笔有意识地写山写水写人写情,为家乡的发展卖力地鼓与呼。为此,山西电视台还为我做了专题节目:为太行山发展呐喊的普通人。
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和创作能力,我一边读书,一边迈开双腿走向影响了我的文学大师生活的土地,体会他们是怎样提炼生活的,他们是怎样表现生活的。实地的走访让我打破了对文学的神秘,更加感受到生活的亲切和温暖。
  一九九二年十月,我到浙江绍兴鲁迅的故乡采风。在鲁镇,在百草园,在咸亨酒店,在三味书屋,感受到了鲁迅笔下的风情,明白了文学和生活的关系;
  一九九四年五月,我到北京通县沙古堆刘绍棠的家乡采风,找到刘绍棠的亲戚,通过走访,看到了刘绍棠笔下的原型,明白了刘绍棠四十年写不完的大运河的奥秘所在。然后我又四次拜访刘绍棠,从他身上感受生活给他的滋养。难怪他说,写不出来的时候,总得回老家住住;
  二00四年七月,我到湘西凤凰城沈从文的老家,我漫步在沱江边,看江边女子的神态举止,感受“翠翠”的美;
  二0一三年九月,我深入榆次张庆乡山西老作家胡正体验生活的地方,观风情,访老农,走进老作家当年住过的旧屋。土炕依旧,气息犹存,胡正在这里创作了他的代表作《汾水长流》;
  二0一五年四月,我走向我梦寐以求的小说《荷花淀》实地白洋淀,孙犁的诗化小说得益于这里的秀水荷香,我每月一读的《荷花淀》从此便有了生活的馨香。
  六次到横岭,两访李家岩,赵树理小说笔下的原型人物,都是村里的普通人,那个“圪溜嘴儿”李有才的另一个原型李保元原来还是我家南堂口的邻居。
  名人名作加实地采风,让我深深懂得深入生活的重要。于是,便有了我几十年如一日的奔波采访和创作。为写山西第一条高速《太旧路》,我专门乘大巴车体验到北京的快速。为采写《荣宝斋的侯老板》和《大烟袋》,我曲里拐弯找到两位老人在北京的住地,并吃住在一起。为写《太行主峰》我汗流浃背冒着危险爬上海拔近两千五百米的山巅最高处。为写《彭德怀和他的麻田十大兄弟》,我风尘仆仆专程到郑州拜访九十岁高龄的刘米兰老人,《石窑坪核桃》《马厩蒜》《千亩川的金蛋蛋》《长城醋》《人参果》《那满坡坡的酸溜溜》……我笔下的山、水、人、情、事,无不来自于我到生活中的采访。人民日报社的老段全家读我书,说:“刘有根的书是跑出来的。”
  尤其是我二0一三年出版的纪实文学《太行奶娘》,所有的奶娘村子,我跑了一遍又一遍,有的村子一年去六次。为了找到一位奶娘的坟墓,我口含草珊瑚,咽下感冒药,在奶娘侄儿的引领下,爬高坡,过小河,终于找到被日本鬼子杀害的奶娘和奶女的葬埋地。六十八位奶娘的采写,占去了我的春节欢乐,占去了我和家人的节日团聚。集子如期出版了,行色匆匆,风尘仆仆,我所有的付出,虽很累,但很值!我为此而承受的所有屈辱,虽很伤感,但也很值。
我问心无愧,无怨无悔!
  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万四千三百六十七个字的讲话,我是一字一句读完的,讲话如春风扑面,句句说在我的心坎上,读完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体会最深最深的就是“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生活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衣食父母”,“只要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传得开,留得下,为人民群众所喜爱,这就是优秀作品”的论述。
  左权是一片洒满先烈热血的土地,它不但为抗战做出过巨大的牺牲和贡献,也成就了不少艺术家。麻田八路军总部旧址和十字岭都是国家级抗战纪念地,左权民歌和左权小花戏都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龙泉国家森林公园,紫金山风景区,麻田小江南,左权大地,看山山美,看水水秀,左权无处不开花,诗情画意地歌颂左权、描写左权是我矢志不渝的追求。有老先辈开创的优良传统,有火热的时代生活,有党和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左权的文学之花一定会越开越艳!
  扎根人民,深入生活;脚踏实地,放飞梦想;无愧时代,无愧历史;有根常绿,文学长青。但愿文人能得到感觉到的关爱,但愿今后的奔波采访之路不再那么充满艰辛。让我们张开臂膀,尽情拥抱蓬勃到来的文艺春天吧!
   2015.11.9    太原
责任编辑:刘有根
上一篇:刘永红——煤矿的发展变迁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