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左权旅游 >

孙武红 :故乡的路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孙武红 时间:2008-12-24
导读:  改革开放30年,故乡的变化日新月异,但在这变化中,最使我难忘的是故乡的路。

 改革开放30年,故乡的变化日新月异,但在这变化中,最使我难忘的是故乡的路。
 我的故乡在左权县城东的粟城乡柏峪村。人说它在大山的山里,在深沟的沟中。从我记事开始,便看到人们出门走的是一条铺满小石子,崎岖不平的羊肠小路。1958年我8岁那年,记得村里的老书记李永林组织村民修了一条简易路。一位叫苗雨润的村民买了一辆马车阁三差五地在这条路上走,也算村里人见到的第一辆车,人们都叫这车是大车。但这条简易的路每到雨季就被河水冲毁,秋冬季节再修,夏季又被冲毁。如此几十年,直到上世纪末,历经五任村书记,几代人还重复着同样的劳作——修路。李白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慨。而故乡的路也让柏峪村的人们感叹“路难行,愁死人。”真是“春如昨,梦空锁,行人往来,漫蹉跎,风日尘,雨泥泞,两岸荒草,一脉丘陵。” 
 改革开放的春风打开了山门,党的富民政策唤醒了村民。2002年县委县政府提出了“村村通水泥路”的号召,邻村在一年内都实现了,唯有我村是个“老大难”难通。乡党委、乡政府的主要领导徒步进村与村“两委”负责人商量:怎么办?我村山大沟深,自然条件恶劣,村民的经济来源仅靠几棵核桃树收打后卖来的钱来支撑一年的开销。女孩子嫁到了条件好的地方,可男孩子却因为穷,路难走,娶不上媳妇。看来村子的路是非修不可了,我们也有“愚公移山”的精神,但缺乏的是修路资金。怎么办?乡村两级领导通过再三考虑,研究决定只能从核桃树上做文章——把核桃树的收打权转让给外地的一个“老板”,签定了五年合同,由这位老板支付修路资金30余万元,把水泥路修通。领导的决定得到了全体村民的大力支持,他们表示要咬紧牙关,勒紧裤带,省吃俭用,把五年的核桃收入投到修路中。村民们交了核桃树,和村委会签了合同,按了手印。
 铺水泥路的工程终于开工了,村民们人人参战,个个出义务工,搬石头,拉沙子,平路基,铺水泥,日夜奋战。听说家乡修路资金有困难,本村在外工作的企业家、干部、工人、农民工都纷纷为修路捐款。青年企业家巨世峰便和妻子商量,把准备在城里买房子的2万元钱全部投入到修路当中。乡党委书记郑拉晖,乡长韩叶青经常徒步进村指导。年轻支书李存伟(已故)与老支书李占斌起早贪黑,密切配合,一心操在修路上。通过全村人的努力,2004年12月18日,柏峪村村通水泥路暨饮水工程举行竣工剪彩。远在北京工作的《人民日报》高级记者段存章携全家回来了,在太原、榆次、河南、河北等地工作的柏峪人回来了,嫁到外村外地的本村姑娘们回来了,邻村的村民也闻讯赶来参观了,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到会场。义晋中副县长曾担任过粟城乡党委书记,在修路中他也出谋划策多次到修路现场指导。这天,他也来参加剪彩仪式并讲了话。义县长,郑书记的精彩讲话激励和鼓舞着人们。段存章一边讲话一边抹眼泪涌动。我与乡亲们的眼睛也情不自禁地被泪水湿润了,我知道,这是激动的泪水,这是幸福的 泪水,这是几十年来柏峪村的父老乡亲盼望已久的泪水,也一起流在了生我养我的故乡里。
 路通了,这是一条致富路,开通了这条致富路乡亲们脱贫致富奔小康,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未来不再是梦想。
 
新闻连接:孙武红简历
 
 孙武红,女,汉族,生于1950年7月,山西省左权县粟城乡柏峪村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1972年6月参加工作。历任:
左权县桐峪公社妇联主任,党委委员。
左权县妇联会副主席(主持工作)
左权县妇联会主席
山西省太行师范学校党委副书记。
左权县第九届、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共左权县委第十次,十一次,十二次,党代会代表,县委委员。第十五次党代会代表,县第十一次县委常委候选人,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候选人。县政协第一届、二届、委员。山西省妇联第五届、第六届、七届、八届、妇代会代表,省妇联第八届执委委员。现已离岗。
责任编辑:孙武红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