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左权旅游 >

张俊平: 心 路

来源:新华网 编辑:张俊平 时间:2008-12-24
导读:         “路不好走,不回来就不回来吧,省得受罪。”快过春节了,舅妈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唠叨着。听着一个一个苦涩的音节,表哥心里翻起一阵阵酸楚。他知道,母亲是在絮叨自己的妻子。因为路不好走,表嫂没有和表哥一
     
   “路不好走,不回来就不回来吧,省得受罪。”快过春节了,舅妈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唠叨着。听着一个一个苦涩的音节,表哥心里翻起一阵阵酸楚。他知道,母亲是在絮叨自己的妻子。因为路不好走,表嫂没有和表哥一起回家。
    舅妈家住农村,从县城出发,顺太邢公路东去约15公里,再向右沿深山狭谷中的乡间崎岖山路深入8公里,三、四十户人家的小山庄就出现在眼前,那就是姥姥家几代人居住的地方。“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狭窄的乡间小路,也许就是村里人走出的一条便道。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坑坑洼洼不说,大小石块星罗棋布。能在此路上行驶的机动车也就是一些小型拖拉机、农用三码车。偶尔有辆吉普之类的车通过,那司机也得有着勇士般的精神。车子一路狂簸,好像随时都会翻倒,搭乘者坐在里面两眼直视前方,两手死死地抓牢把手,但还是身不由己,不是倾倒在这边,就是猛地又摔向那边,前倾、后仰,东倒、西歪,酷似一个蓬头垢面的醉酒人。
    表哥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对象是城里人,婚后,第一次随表哥回家,下了班车,没遇到便车,那就步行吧,穿着高跟鞋的表嫂,刚迈入山路,不知怎的就踩上了一颗倒霉的小石子,鞋跟掉了,脚也崴伤了。没办法,被表哥搀着,一瘸一拐地总算回家了,脱掉鞋子一看,脚底板上那明亮明亮的水泡在向她示威,表嫂哭笑不得,对表哥发誓说,她再也不走这条害人的路了。
    舅妈知道儿媳妇走不惯山里路,悄悄地对表哥说:“明年回来早点捎个口信,让家里人去公路边接你们。”
    第二年春节前,家里人在公路边苦苦等来了公共汽车,但只接到表哥一个人。舅妈见到表哥心里虽然高兴,但总想小两口一起回来全家团圆,心情更舒服一点。望呀,盼呀,望穿了蜿蜒的山道,每年都是表哥一个人形影孤单地走在这条乡间土路上。舅妈总免不了一阵唠叨,始终重复着那句话。
    那一年,表哥有了儿子,想把舅妈接到太原住,舅妈不习惯城市生活,小住几日便又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想孙子的时候,舅妈就拿出照片端详一阵。
    交通不便,盼亲人盼得舅妈成了心病,经常说:“这辈子没有别的指望,就指望着这条进村子的路修平整就好了,孩子们回家也方便一点。”
    心灵所归处,总会有甘露的润泽。
    如今舅妈的心愿实现了,这条进村子的乱石路整容了,不但铺上了柏油,还拓宽了。
    逢年过节表哥回家,开自家的私车,由妻子和儿子随从,终于由光杆司令升变成统帅,神气了。舅妈更是喜得一脸滋润,祖孙一家三代其乐融融。
   “柏油路就是好,通了柏油路,儿子一家就能经常回来了。” 舅妈又开始唠叨了,只是被阳光沐浴,滋味变了天地。
责任编辑:张俊平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