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左权旅游 >

我的父辈·英烈篇”——左权

来源:新民晚报 编辑:左太北 时间:2011-07-13
导读:      左权送妻子刘志兰去延安学习时全家合影    父亲忙于军务,有时几天几夜不合眼,有时做梦都在想着工作   在八路军总司令部里,他是最忙的人   左太北   【新民晚报·推荐】“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

   

 

左权送妻子刘志兰去延安学习时全家合影


  父亲忙于军务,有时几天几夜不合眼,有时做梦都在想着工作

  在八路军总司令部里,他是最忙的人

  左太北

  【新民晚报·推荐】“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这是68年前,朱德总司令为了悼念我的父亲左权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场上阵亡的最高将领而写的一首感人肺腑的悼诗。父亲牺牲后,延安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朱德、周恩来、刘伯承、邓小平等许多领导人为他写了挽诗和悼文。朱德写道:“……左权同志的这些功绩,是永远不会磨灭的。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中国军事界,千秋万代,将永远崇仰这个模范军人。”

   率八路军东渡黄河

  1905年,父亲左权生于湖南省醴陵县一个农民家庭。1915年袁世凯接受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当时还在读小学的父亲就奋笔疾书“莫忘五·九国耻”、“五月九,忆国仇”等标语,组织同学四处张贴。

  1923年,父亲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校,1924年8月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六队,192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因表现优秀,他被选派到苏联学习,先入中山大学,后毕业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留苏学习的4年半,他掌握了丰富的军事理论知识。从苏联回国后,在中央苏区的反“围剿”作战、西安事变前的陕北山城堡战役、抗日战争中的“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等重大战役中,他都表现出卓越的指挥才能。

  父亲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受命为八路军副参谋长。1937年12月,他给奶奶写了一封家信。信上说:“亡国灭种惨祸,已临近到每一个中国人民的头上……我军将士都有一个决心,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过去没有一个铜板,现在仍然没有一个铜板,过去吃草,准备还吃草。”他抱着这样的决心随朱德总司令率八路军东渡黄河,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迅速发展和壮大了人民抗日武装力量。

  打击侵略者

  昼夜处理战事情报

  八路军总司令部的日常工作,大都由父亲主持。著名作家刘白羽在1942年的纪念文章中写道:“在这掌握半个中国战场的八路军总指挥部里,左权同志的的确确是最繁忙的人。除了重大的事由朱总司令决定之外,一般工作都由他处理……总司令部作战科的工作是最紧张的,在那里面工作的同志,可以说都是左权同志的助手,他们轮流三天值一次夜班,而左权同志要天天值夜班……我总看见他在忙碌着,每天一直办公到夜深,情况紧张的时候,要到十二点钟,才算处理完毕这一天的工作……他得到战场上全部情况的电报,然后发下电报去部署、指示。”

  父亲不仅是实战家,更是理论家。他撰写了《论坚持华北抗战》《论目前华北战局》《国内军事动态述评》《扫荡与反扫荡》《伏击战术》《开展反对敌人蚕食政策的斗争》等四十多篇著作,共计二十余万字。这些文章,对八路军如何适应敌后作战的形势,顺利地转入游击战争,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父亲还组织总部巡视团到冀南、冀鲁豫等敌后根据地,组织部队开办短期集训班,传播、交流经验,培养抗日干部,研究总结抗日战争经验,以更有效地抗击日寇。

  为国舍小家

  十一封家书寄托深情

  我2岁时父亲就牺牲了,我对父亲最初的印象只有那张父母抱着我的全家福。那是1940年8月,百团大战已经开始,母亲刘志兰带着刚刚出生3个月的我,在返回延安前与父亲合拍了一张照片。这竟是母亲和我与父亲永别的留念,也是我们一家唯一的合影。

  后来,母亲将她珍藏的1940年到1942年间父亲写给她的11封信转交给我。读着父亲亲手写的字句,我的眼泪止不住滚落下来,父亲在我心里的形象变得清晰起来。

  母亲原来是北京的学生,为了不当亡国奴,l937年10月到了延安。1939年2月,她被派到太行山工作并结识了我父亲,他们于4月16日在八路军总部结婚。当时父亲34岁,母亲22岁。婚后,母亲在太行山区做妇女抗日救亡工作。

  我出生于1940年5月。父亲35岁喜得千金十分欣喜。但整天忙于军务,就连我出生时,他也没时间去看。后来,他将我们母女从医院接回总部驻地,只有在深夜享受片刻的天伦之乐。母亲说,只要有机会,父亲就争着替我穿衣服,包尿布。那是我们一家三口最幸福的时刻。我还不足100天,“百团大战”就开始了,父亲工作异常繁忙,考虑到母亲和我随总部机关行动很不方便,就同意母亲带我于1940年8月底回延安。在此之后的21个月里,父亲在百忙中,给母亲写了11封信。

  那段时间正是抗日战争最严酷的阶段,敌人对八路军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食盐卖到5元钱一斤。父亲过去抽烟很厉害,津贴连买烟都不够。自从有了我,他把每月的5元钱津贴和稿费都攒起来,方便时就托人带到延安。他还惦记着我的衣食冷暖,托人给我买来夏天的小衣服,请人给我织毛线衣裤,还请当地老乡给我做夹大衣和棉大衣。有时来不及做衣服,就扯上几丈花布带到延安,还有什么自制的牛奶饼干、甘油药品等等。只要想到的,他都托人带给母亲。

  我一周岁生日之前,父亲来信说:“差不多几天就整整一年了,太北也就一岁了,这个小宝贝小天使我真是喜欢她。现在长得更大、更强壮、更活泼、更漂亮,能喊爸爸妈妈,乖巧不顽皮,真是给我极多的想念与高兴。可惜天各一方不能看到她,抱抱她。工作之余总是想着有你和她和我在一块。默念之余只得把眼睛盯到挂在我的书桌旁边的那张你抱着她照的相片上去。看了一阵后也就给我很大的安慰了……”

  直到父亲牺牲的前两天,他还在油灯下给母亲写信,信的结尾是:“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别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就是在这最后的一封信里父亲对母亲说:“我虽如此爱太北,但如时局有变,你可大胆地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可以给养其他同志或群众家中均可)不必顾及我……”好让我母亲全力以赴投入抗日工作。再联想到信中父亲曾写道:“不要忘记教育小太北学习喊爸爸。慢慢地让她懂得,她的爸爸在遥远的华北与敌寇战斗着。”这就是抗日战争中一个家庭的亲情。为了全力以赴抗击敌人,再亲的夫妻之情,再亲的父母儿女之情都只能舍弃。

  正如父亲1937年9月18日在部队开往抗战前线的途中,给他叔父信中写的:“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奋斗,请您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愿以我的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我母亲对我的恩爱……”

  破“铁壁合围”

  英雄鲜血浸透山冈

  2001年4月,我和刘伯承之子刘太行与山西电视台的同志们一起,寻访了父亲抗战期间战斗、生活并最后牺牲的地方。

  我们到了潞城北村的八路军总部旧地。1938年到1939年,八路军总部曾经在这里驻扎了268天。在这期间,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和我的父亲左权副参谋长指挥我军胜利粉碎了日军企图全歼山西境内中国军队的11路围攻、两次9路围攻。

  也是在这个地方,我的父母喜结良缘,朱老总、杨尚昆、傅钟、陆定一等首长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在我的出生地,离砖壁不远的总部卫生院所在地土河村,当年的房东大妈流着热泪紧紧抱住我,久久不肯松手。

  “德国医生米勒给你接生的。”“朱总司令用寿帐给你做了床小被子。”“你去延安时,装你的小木箱是咱村木匠做的。”……

  黄崖洞兵工厂旧址是父亲亲自勘查、选址的。当年,为了贯彻中共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关于“必须在大后方建立可靠的军事工厂”的精神,父亲率领干部、战士和民工攀崖越岭,担土挑石,搬运机器,仅用了半年时间便建成了年产量可装备16个团的八路军抗战初期数一数二的兵工厂。1941年11月,他亲自指挥了黄崖洞保卫战,击退了日寇三十六师团5000多兵力的进攻,保卫了兵工厂。中央军委曾赞誉:黄崖洞保卫战“应作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在父亲最后殉国的地点左权县麻田十字岭,我站在高高的山顶上,那悲壮惨烈的最后一仗仿佛电影画面般在我脑海闪现:

  1942年5月,在太行山“扫荡”多次,一直没有找到八路军总部的日寇,组成专门刺杀总部首长、捣乱我首脑机关的“特别挺进杀人队”。日寇集结了3万多兵力,采取“铁壁合围”战术。父亲和彭副总司令慎重商量后,决定将八路军主力转移到外线,准备反“扫荡”作战。转移中,被日军飞机发现,情况十分危急。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司令部等机构由父亲率领向西北方向突围。他一面命令部队凭借有利地形坚决阻击敌人,一面让警卫部队掩护彭总突围,自己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继续指挥人员转移。当大部分人冲过山口后,父亲检查队伍时发现担机要文件箱的同志没有跟上,立即命令身边警卫员回去找,保证文件安全运出。

  就在几千人即将转危为安时,一发炮弹袭来,父亲高声呼喊着:“同志们,卧倒!”接着又是第二发炮弹,父亲身上多处中了弹片。“铁壁合围”的战术破产了,他却倒在几步即可翻过的山梁上。

  初夏的十字岭,漫山遍野盛开着白色的山野花。我摘了一大捧,恭恭敬敬地献在父亲纪念亭的石碑前。这是浸透了父亲鲜血的土地,我在山顶独自漫步,仿佛父亲就在身边。他与太行山融为一体,化成一座捍卫祖国山河的铁壁铜墙。 (吴萍 整理)

  生平简介

  左权(1905-1942) 湖南省醴陵县人。1924年入黄埔军校学习。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赴苏联学习。1930年回国后到中央苏区工作,先后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第1分校教育长、红新12军军长、红5军团15军军长兼政委、中革军委一局局长、红1军团参谋长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并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攻打腊子口,以及直罗镇、东征等著名战役战斗。1936年5月,任红1军团代理军团长。

  全国抗战爆发后,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协助朱德、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粉碎日军多次残酷“扫荡”,威震敌后。1940年秋,协助彭德怀指挥著名的百团大战。1942年5月25日,在十字岭战斗中壮烈殉国,时年37岁。

  作者简历

  左太北 左权烈士之女。1940年5月出生。1965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系。从小立志要继承父业,为建设祖国强大的国防贡献毕生精力。一生都在国防工业系统工作。2000年于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综合计划司副司长任上退休

责任编辑:左太北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