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左权 > 左权旅游 >

刘有根:为了母亲的微笑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刘有根 时间:2011-11-14
导读:     有根福根永根玉根根根成栋梁     麻田麦田稻田瓜田田田长金银    人杰地灵。去年春节,我家大门的对联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和议论,一时传进城来,熟识的朋友见我便有了新话题,话题的中心离不开家庭教育。   

 

 

 

    有根福根永根玉根根根成栋梁
    麻田麦田稻田瓜田田田长金银 
   人杰地灵。去年春节,我家大门的对联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和议论,一时传进城来,熟识的朋友见我便有了新话题,话题的中心离不开家庭教育。
    我兄妹原来6个,五男一女。三弟9岁那年春天,在土垅边折柳枝,不慎摔下,下巴受伤,中破伤风夭折。三弟生性乖巧,能说会道,黑豆眼,十分机灵。刚到上学年龄就离开人世,全家悲痛至极,母亲为此大病一场,险些断了性命。三弟属鼠,活到现在也是36岁的人了。后来母亲又生下了五弟和唯一的小女儿,悲痛之心渐渐淡化。也许是打击太大,也许是教子严格,母亲很少有笑容,从我18岁那年走出家门工作挣钱时起,尽管我家年年有喜事,岁岁报平安,母亲也从不轻易露个笑脸。最多是几句嘱咐:“好好工作,好好学习。不要让人说咱不对,不要让人说咱不行。”很严肃,很认真。
   母亲教子有方,全村出名,不少人家对母亲的“王法”很敬佩。其实母亲并不识字,一天书也没念过。母亲生于1934年,5岁时,头顶恶疮被大人担着从林县逃荒上来。姥爷、姥姥命都顾不了,哪有钱给小女治病。母亲也实在贵人命大,那恶疮天照应,吃不上喝不上,奇迹般地好了。逃荒落脚在黎城东崖底乡的宽章山上。母亲从小心多泪多,姥姥便立了一条家规,一般情况下不惹闺女,舅舅们也自然退让三分。母亲性急,做事等不到天明,性格像火一样爆。
   母亲没文化却是一所学校,她的良好品行如同一本无形的教义,深深地影响着儿女们。“惜孩儿害孩儿”是母亲的口头禅。一家七八口,她从不让每一位露皮露肉,可在干活上,谁也不用指望在她跟前偷懒。天不明,大人起,小孩也得起,还教育我们:“早起三光,迟起三慌。”母亲年轻时非常辛苦,纺花织布,上地喂猪,做饭缝补,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六七十年代,水电站供照明,每晚10点熄灯,常常电灯打信号,母亲才收拾停当开始纺花。人多家穷,点不起油灯,母亲就点上一炷香,插在纺花车头,借一丝光亮纺线。就这样,她纺出的线也是又匀又细。儿女们稍大一点,都做助手。搓棉卷,拐线线,我至今还很熟练的“织布疙瘩”,就是跟母亲学会的。从种棉花,到纺织成粗布,母亲一手完成,想想,母亲真的很了不起啊!。每年一匹布,你一件我一件,轮到母亲没一件。二弟穿衣费,衣服总先破,母亲流泪数落,其余儿女自然就十分小心。慈母手中线,儿女身上衣,母亲的血汗都在儿女身上。
   “吃饭刮尽碗,见人要施礼,当人多谦虚,知道长本事。”在母亲的严格教育下,我弟妹几个见一个豆子也要捡回来。从小都会做饭,刷锅洗碗轮着转。四弟站在小凳上端锅烫伤了脚,五弟8岁就能做一锅可口的大米饭,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母亲常说:“你们不能跟妈一辈子,没本事活不了。”尤其对唯一的小女儿,一点也不娇惯。男孩子洗不净锅碗,可以抬手过去,女孩子可不行,出嫁人,不严要求,以后出门招人笑话。为此,小女儿没少挨打骂。母亲训话很讲艺术,一般不发火,一旦抓住你犯了错,狠狠训一个,其他几个便战战兢兢,心里发毛,马上检点自己的行为。你抬水,我扫院,争着“立功赎罪”。二弟、五弟拣煤渣是好手,大冬天五弟小手冻得又红又肿。母亲有时发完脾气又伤心落泪说:“俺孩们跟妈没好活过,妈急了,跟孩们蛮。”见妈哭了,我们更加听话,没事找事地替妈干活,让妈高兴。二弟做家务仔细,他一收拾家,妈总是找啥找不见啥。由于家教严,我弟妹5个,个个被村上人夸得一朵花。“仁恭礼义,知大知小”。我们听了也美滋滋地乐。
   上学了,母亲最忘不了的是节日给老师送礼物,端午送粽子,中秋送月饼。她常说:“在老师手下学本事,老师比爹娘还辛苦。”队里分点鲜菜,总要先送给老师一些。当然,最多的是她让老师严格教育我们,不听话打也行。这种尊师方式,无形中加强了学校和家庭的联系,我们读书就有了个良好的监督环境。
   1973年3月19日,我考上了民办教师,第一个走出家门。1978年6月,我又以全县作文第一的成绩考上公办教师;1976年3月1日,二弟高中毕业,走向中央警卫团部队;1984年3月,四弟走向部队,后赴老山前线作战;1989年9月,五弟考上晋中艺校美术班,一干3年学生会主席;1990年9月,小妹考上北京物资学院。在这若干年里,我家“年年传喜讯,岁岁报平安”。我的散文作品和二弟的书法作品在国内各大报刊连连发表,不少获奖作品我们都给父母寄回复印件。1995年4月,我把我的散文集《太行虹》捧给母亲,母亲露出了笑容;二弟把自己的“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证复印件寄回家时,母亲露出了笑容;四弟在战场出生入死,获立二等功,荣获“战地模范卫生员”称号,母亲接过四弟的军功章,露出了笑容;五弟3年获得8个奖,“优秀团干”、“模范校干”、“书画优秀作品奖”,一大摞荣誉书摆在母亲面前,母亲露出了笑容;小妹妹上大学,一直名列前茅,毕业后留京工作,后来又考取注册会计师,母亲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为了母亲的微笑,我们做儿女的,从没有忘记过她的谆谆教导。尤其是那句“你千有本事,还有路不平的时候,一定步步操心,谦虚努力”“一言不重,万言无用。少虚说淡笑”。有时我真疑心,母亲是否有特异功能,她不识字,却有一套一套的出口不凡的“教育理论”。
   为了母亲的微笑,我们兄妹几个心里使劲,暗中较量,不仅走上了工作岗位,而且都在不同的岗位上继续追求更新更高的目标。对儿女,母亲永远见得你长本事,见不得你“没成色”。
   母亲为儿女操碎了心,每个儿女离家,她都送一个针线包,让我们自己料理自己。每取得一个进步,她都严肃地说:“好了还要好,万万不能自高。”尤其对我的写作,她竟提出了“让人越看越想看,看了还想看”的要求。
   二弟现在一家定居英国,母亲牵挂着,思念着,每次听到二弟的越洋电话,脸上总露出一丝笑容。 
   每想起母亲严厉的目光,每想起母亲慈祥的笑容,我们就潜滋暗长着一种进取劲。母亲啊母亲,你有传统的美德,你又有现代的意识,你破中有立,你刚柔相济,你是中国妇女中普通的一个,你只是为一个家庭做出了贡献吗?“养不教,父母过”,你用一生的辛劳和汗水,谱写了一曲家庭文明之歌。法国教育家福培尔说:“国民命运,与其说操在掌权者手中,倒不如说握在母亲手中。”学校教育影响着社会风气,家庭教育不更影响着社会风气吗?好母亲就是好学校,母亲的价值,非同寻常。敬爱的母亲,你沉重了大半辈子,你该笑了。当儿女们把一首颂歌献给你的时候,你一定又要说:“你们一直进步就是妈的高兴。”
苦水泡出倔强性
含辛朴俭度日贫
教子有方明事理
克己无求淡食馨
默默牵挂儿女事
悠悠隐现慈母情
谁道农家无伟杰
平凡我母亦英雄
 
 此文写于1998年,略有修改

责任编辑:刘有根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