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辽州之子 >

生命如火:一个左权人眼中的左权将军

来源: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 编辑:本报记者 翟少颖 时间:2011-12-25
导读:    9月10日,经亿万群众投票的全国“双百人物”评选结果揭晓。在这串长长的名单中,每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不朽的传说,每段传说都表达着一种永恒的力量。穿越时空领悟他们的人生,你会发现,这些英雄模范人物所代表
 
  9月10日,经亿万群众投票的全国“双百人物”评选结果揭晓。在这串长长的名单中,每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不朽的传说,每段传说都表达着一种永恒的力量。穿越时空领悟他们的人生,你会发现,这些英雄模范人物所代表的精神,正是我们民族能历尽磨难而生生不息的基因密码。他们对我们和后人的影响,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巨大和深远……左权将军是其中的一个。

  ——你不惋惜你那年青的生命么?

  ——为了黎明的到来,我准备抛弃一切!

  这是王元化1938年作品《火》的一个片段。2004年底,就职北京某出版社的左权人刘红庆动笔写他酝酿多年的《左权将军—— 一团奔突的火》一书时,将《火》作为对将军短暂生命的旁注。不懂那其中的沉重与激情,便不可能读懂左权将军37岁生命的大舍大得。

  不识字的父亲刷出两个字

  刘红庆:在我童年最早的记忆中,“左权”是这样两个字——我的下煤窑的连自己名字都写不了的父亲,曾用刷子蘸了白灰把它们刷在院里的土坯墙上;我本人最早的脱盲经历是从它们开始。年龄稍长时,我知道了,“左权”,是一个人的名字。

  我家附近有一座左权将军烈士陵园,小时候我常去那里玩,进进出出都会看到左权将军石像和老一辈革命家缅怀左权将军的诗文。当时印象最深的,是彭德怀《左权将军传略》中的“幼聪敏”。1979年国庆前,喜欢画画的我从头至尾观摩了县文化馆刘恩荣老师创作大型水墨画《太行浩气》的过程,大雪天的太行山作背景,左权将军骑在马上的画面给了少年时代的我很大震撼。读高中时,我目睹了县上举办的左权将军铜像落座仪式,第一次见到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和她两个七八岁的孩子。一个名字、一尊石像、一阕诗、一幅画……它们对我或我之外的每一个左权人,都是一种十分独特而强烈的塑造。

  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大“扫荡”。我方接到情报时,日军对八路军总部的合围态势已然形成。“彭左”当机立断,命主力部队迅速开拔,跳出敌人的重兵包围圈到外线作战。主力开拔后,日军凭借先进的电讯情报技术,发现了八路军总部。危急时刻,左权坚决要求担任掩护重任。在冲至十字岭西北最后一道山梁,距离安全线只有数十步之遥时,将军不幸被弹片击中头部,以身殉国。37岁的八路军总部副参谋长左权,成为抗战期间我党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

  一代将星如此殒落,闻者无不为之唏嘘。1942年9月18日,将军阵亡地辽县正式易名左权县。

  朱德总司令亲笔题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倒写的“G”在十字岭收笔

  刘红庆:大概因为童年的印象太深,我对“左权”二字异常敏感。随着相关阅读的积累,左权作为一个人,在我心里的形象越来越完整。

  1997年,我到北京一家报社工作,次年得到一次采访左太北的机会。当我以一个左权人的身份站在将军后人的面前时,不禁说出过这样一句话:“你身体里流的是将军的血,但你是湖南醴陵人。我虽然和将军没有血缘关系,但我是左权人。”话出口的那一刻,我便意识到自己错了——我是在将军血染的土地上生长的,我身体里难道能不流淌将军的血?

  2002年,我的年龄已与左权将军殉国时相当,我开始以同龄人的眼光审视将军短暂的一生。将军是我军当时极少数受过正规训练的职业军人。世界四大军事学院他读过两所,占去他生命七分之一的时间。那以后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没有离开过军队一天。将他的足迹标注在中国地图上,那根线就是一个颠倒了书写顺序的 “G”——从湖南醴陵南下至广州,再沿长征路线北上,终点落在左权十字岭……没有重复,没有回头。而这个简单的“G”字上,却密密匝匝布满了艰辛和传奇。

  左权原名左纪权,1905年3月15日出生在湖南醴陵一个贫苦农民家庭。2岁丧父,幼年随母乞讨,靠族亲接济读完渌江中学。但正是这个贫困人家的孩子,奇迹般地抓住了那个时期他能赶上的所有机遇。19岁入读黄埔,次年赴苏留学。5年后回国,即投身苏区。从开辟中央革命根据地到漫漫长征路,再到华北敌后抗战,到处留下他的身影:强渡大渡河、攻打蜡子口、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一代将星的军事才华展露无遗。

  刘红庆:整个长征路上,左权所在的红1军团是中央红军的主力,也是理所当然的先遣队、排头兵。如果说长征是一条用青春热血铺出的长路,是地球上一条永不褪色的红飘带,那么左权将军便是在牵着红飘带的一个角往前走,让这条飘带从瑞金延伸到陕北。“七·七事变”后,左权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1938年12月再任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参谋长。他在实战中不断总结,于戎马倥偬中完成了30多万字的军事译著。他一手创建的黄崖洞兵工厂,为他赢得八路军“兵工之父”的美誉。而他指挥的黄崖洞保卫战,更创下抗战史上敌我伤亡对比前所未有的纪录。

  11封家信尽现钢骨柔肠

  1939年4月,在朱德总司令热心撮合下,左权与前来太行八路军总部的北平师范大学女学生刘志兰成婚。次年8月,百团大战前夕,刘志兰带着3个月的小女儿左太北赴延安,此后左权将军再未能与妻女团聚。2002年,左权将军殉国60周年纪念日前夕,将军之女左太北将20年前母亲移交自己的11封家信整理成书出版,名为《左权将军家书》。有幸读到这些信的人们,无不为将军的侠骨柔情深深打动。

  ——志兰:有不少同志很惊奇我俩真能够分别,你真的去延安了。本来分别是痛苦的,但为了工作,为了进步,为了于党有益,分别也就没有什么了。回想我俩相处一年多以来,是很好的,感情是深厚的,分别后不免同相怀念着……

  ——太北这样活泼可爱的宝贝不要打她,打亦无济于事,想来你爱她之心和我是一样的,或许“打她一顿”的话是向我发牢骚的,不是事实。

  ——这个小宝贝小天使我真是喜欢她,现在长得更大更强壮更活泼更漂亮,又能喊爸爸妈妈,又乖巧不顽皮,真是给我极多的想念与高兴。可惜天各一方不能看到她抱抱她……

  ——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21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期盼“何日相聚”的最后一封信发出3天后,左权将军壮烈殉国。

  刘红庆:左权将军从未停止过对妻女的爱和思念,但他生命最后的两封信中,一再吩咐夫人刘志兰,“一旦时局有变,可大胆处理太北的问题,如能寄养给合适的同志则为最好。”将军对理想的忠诚,已经超越了人世间的儿女情长。

  认识左太北后,因为写作的缘故我曾多次找她,每次都陪她落很多的泪。左太北曾这样说:有没有父亲对那时的我来说真的很无所谓。我的一生很单纯,很平和,这些都是我特殊的生活经历造成的。左太北对父爱的陌然,一直延续到1982年收到母亲寄来的11封家书。从这些家书中,她触摸到了父亲的灵魂。42岁才读到的父爱,对她来说的确是太迟了,但这份父爱,此后一直温暖着她的后半生。

  永远不变的三个关键词

  由于为人正直不擅交际,左权在留苏期间与江浙同学的一次聚餐后,被王明戴上莫须有的“托派嫌疑”帽子。回国后不久,他便成为苏区“肃反”中首当其冲的受害者,直至牺牲他身上还背着“留党察看”的严重处分。1984年,中央有关部门正式以书面文件为左权将军平反。一位年轻将军的生命,从此回复其白璧无瑕的本来。

  刘红庆:我生长在边远的太行山上,要不是将军的血流在了我所生长的土地上,我可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但这一切都不妨碍我探询将军的生命历程,与他进行跨越时空的对话。2006年注册个人博客的时候,我未加犹豫便敲下了“左权将军”四个字。这四个字对我来说是一种力量,也是一种对人生的思考。

  当将军血沃太行若干年后,当他的战友、知音和敌人也都历尽无数坎坷与辛酸消逝之后,他的英魂依然护佑着太行山,护佑着太行山人,也昭示着我们,该如何去做无愧于心的大写的人。

  在所有关于左权将军的文字中,有这样几个关键词永远不变:忠诚、有为、爱。忠诚并体现为有效的行动,爱让似乎刻板的忠诚散发出人性的光芒。从一个人跌倒成为一片土地,再从一片土地在我心中还原成为一个完整的挺立的人,整个过程恰好100年。我从过去的100年中寻找左权将军像火一样奔涌而过的足迹,我看到这团火串起的,是一个世纪、无数人生的壮烈与悲喜。不管这个生命有过怎样的辉煌或遗憾,我都看见它如一团奔突的火,从渌江奔突到太行,从上个世纪初奔突到今天。它温暖着太行,也温暖着中华;温暖着过去和现在,也温暖着我们的未来。

责任编辑:本报记者 翟少颖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王爱甫和他的“辽县抗战纪实”收藏馆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