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辽州之子 >

左太北和她的民间“弟弟”

来源:山西日报 编辑:江雪 文/图 时间:2016-05-27
导读:   段伟明(右)赴北京看望左太北。   左权县桐滩村农民段伟明,从小以“烈士后代”的身份要求自己。每年清明,他都专门祭拜左权将军及其他英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与左太北结缘——    【写在前面的话】

  
段伟明(右)赴北京看望左太北。


  左权县桐滩村农民段伟明,从小以“烈士后代”的身份要求自己。每年清明,他都专门祭拜左权将军及其他英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与左太北结缘——
  
  【写在前面的话】


  左权县桐峪镇桐滩村农民段伟明,从小就与革命英雄人物有关联。他的三爷爷段牛宝参加八路军后本来与家里有联系,但后来可能是在战斗中牺牲了,就失去了联络。他的爷爷段金宝想到弟弟段牛宝是段家的英雄,没有娶妻一门无后,便将他的孙子段伟明过继给了段牛宝。虽然这只是口头的事,但段伟明从1982年开始,就一直以“烈士后代”的身份要求自己。每年清明节,不论刮风下雨,都会骑自行车或摩托车,赶38公里山路,到左权县十字岭上采一束野花,点上香火磕头祭拜烈士。这里也是左权将军的安葬地,每年去了十字岭后,他同时会专门祭拜左权将军。
  一次帮助生病贫困学生去北京看病的机会,段伟明见到了左权将军之女左太北,从此他们结下了“姐弟”缘。
  
  在左权县桐峪镇见到段伟明时感到很奇怪。眼前这个普通的农民,是怎么成为左权将军的女儿左太北唯一的民间“弟弟”的呢?他与左太北之间,究竟发生过怎样的故事,怎样结下了这段缘?
  
  

京城结下“姐弟”情
  

  左权县桐峪镇桐滩村农民段伟明,自从1982年被爷爷口头过继给革命英雄三爷爷段牛宝后,就一直以“烈士后代”的身份要求自己。每年清明节,他都雷打不动地骑自行车或摩托车,赶到左权县十字岭上烧香磕头祭拜烈士。而安葬在这里的左权将军更是他每年专门祭拜的大英雄。
  既然是“烈士后代”,段伟明时时处处做好事、助人为乐。多年来,他先后资助了17个家庭贫困的孩子读书、上大学,为这些孩子创造成长成才的机会。
  2012年农历二月初二,左权县一个叫赵瑞红的农民找到段伟明,跪在地上,哭着让他救救他的女儿赵晓柯。赵晓柯得了软骨瘤病,眼看就要上小学了,还走不稳。段伟明性子急,第二天便筹借了3000块钱,带着赵晓柯赶往了北京。
  给赵晓柯在北京看病期间,晋中作家刘有根到医院看望了他们。得知段伟明每年清明节祭拜左权将军的事后,在刘有根的引荐下,2012年5月3日,段伟明走进了左权将军之女左太北的家。尽管是初次相见,但说起安葬在左权县的父亲,左太北擦着眼角滑落的泪水激动地说:“伟明,没有想到,30多年了,你一直在默默无闻地帮我祭拜父亲,从这一点,我也得认下你这个民间‘弟弟’。我跟你说,你是我全国唯一认下的弟弟。从今以后,我们就以姐弟相称。”
  说话中间,左太北还说到了一个左权人,郭留根。此人在左太北生活的小区打扫卫生,左太北曾主动去找过他,还认了老乡。左太北希望段伟明认识一下郭留根,以便以后有事彼此关照。午饭后,段伟明径直去找了郭留根。
  郭留根是左权县桐峪镇中庄村人,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段伟明说:“既然今天左大姐正式认下我这个弟弟了,我就应该帮大姐做点什么。我在左权,路远不方便,你在北京,还望你帮我多照顾大姐,你老家的父母,我去照顾,你看这样行不?”郭留根答应了。
  段伟明离开北京后,左太北先后给他寄来了亲笔签名的《左权传》《怀念左权》等5本书,嘱咐他好好保存。得知段伟明养家挣钱遇到困难,左太北专门求了佛珠,趁郭留根回家时捎给段伟明。左太北说:“你跟伟明说,做人做事要有良心。电视上不是经常说,人在做,天在看嘛,伟明是个好人,我希望他把生意做大,能帮更多人……”
  姐弟“相认”后,他们两人经常通电话。段伟明的普通话说得不好,左太北就劝他学好普通话。段伟明把与左太北的通话录下来,宝贝一样保存在手机里,没事就听,还放给朋友听。
  

十字岭偶遇擦肩而过
  

      1942年5月22日,左权将军不幸陨落在辽县十字岭上。从此,十字岭成为了左太北永远的痛。但因为路途迢迢,加上那些年交通非常不便,每年清明节,她只能望着十字岭方向,默默流泪。
  左太北一共上过十字岭3次。第一次是1962年,当时的左太北还在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上学。第二次是1983年,她带着女儿左湘、儿子沙峰登上了十字岭。第三次是退休后的2012年4月4日,清明节前一天,62岁的左太北登上十字岭,祭拜了父亲。
  因为需要为赵晓柯看病筹钱,2012年清明前夕,段伟明也回到了左权。4月4日早上,段伟明用一个罐子装了37颗核桃(左权将军去世时37岁),带着刊登有3篇纪念左权将军文章的报纸,准备上十字岭。出门时,他看到家里两盆花正开得鲜艳,便把两盆花也“顺”上了。到了十字岭,段伟明把报纸、核桃、鲜花等祭品摆好,跪下来,用他特殊的“板话”说:“左权将军你不怕,三十七个核桃你收下,核桃变成大炸弹,炸死日寇侵略军。您安息吧!”然后磕了3个头。
  段伟明下山,左太北上山,那天,两个人擦肩而过。谁承想仅仅过了一个月时间,他们两个人竟结上了姐弟情。
  自从左太北认段伟明为弟弟后,他上十字岭更勤了。只要有朋友来,想去十字岭祭拜将军,他就自告奋勇当向导。从2013年开始,段伟明清明节再去十字岭不再只是“顺”两盆花了,而是“顺”上了大学毕业的二儿子段刚;他也不再采野花去祭拜,而是每年都会提前订做一个花圈,他亲手写上挽联,放在将军的塑像前。
  

祭拜将军后继有人
  

  2014年,左太北因摔伤股骨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得知左太北住院的消息,段伟明想去看望,左太北没有同意。她劝他经营好生意,多帮几个穷孩子。不过姐弟俩电话不断,左太北转到康复医院,接着又住进了北京一家福利院……每换一个地方,她都要告诉段伟明一声,让他安心。
  2016年1月12日,段伟明遭遇了一场车祸。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时,身边围着他曾资助过的17个孩子,正噙着眼泪,“大爷”“大爷”呼喊着他。2月8日是春节,刚出院的段伟明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给左太北打电话拜年。电话中,左太北告诉他,有护士在照顾她的生活,女儿陪着她过年,让他放心。过了春节,段伟明没等身体完全康复,便迫不及待赶往了北京。下了车,他才给左太北打电话:“大姐,我想你了,来北京照照(左权方言,看看)你。”
  来到左太北所在的福利院,段伟明忍不住哭了起来。4年不见,左太北的头发全白了。段伟明说:“我真怕见不到你了……你不要怪我这样唐突来看你,我看你一次少一次啊!”哭罢,段伟明拿出了自己带的几张照片让左太北看,其中一张,正是段伟明跟儿子段刚去祭拜左权将军的照片。段伟明说:“这是我家老二段刚。左大姐,你放心,将军在左权把血流尽了,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历史。有一口气,我就会坚持去十字岭,等有一天我上不去了,我儿子会接替我去。”
  左太北说:“谢谢你,自从认了你这个弟弟,我就知道有接班人了。挺好的,我放心了。”她决定在照片后给段刚题个字,便在照片背面写道:“服务好农民”(段刚在山西省信用联社工作)。放下笔,她想了一下又说:“段刚是下一代人,我得给他署个名。”便又写道:“阿姨,左太北。”
  左太北嘱咐段伟明,既然我们姐弟相称,以后你再上十字岭送花圈,一定要署两个名字,一是左权农民段伟明,其次再写女儿左太北。段伟明说:“大姐,我记住了。”
  那天,北京是少有的晴天。段伟明说:“大姐,我推你出去晒晒太阳吧。”左太北同意了。一边散着步,段伟明告诉左太北,如今,十字岭上建起了左权将军博物馆,油路也一直铺到了十字岭,还通了车。再上十字岭,比以前容易多了。
  左太北笑着说:“感谢左权人民没有忘记我父亲。可是,我的腿有了毛病,去不了喽。”段伟明说:“大姐,有我,有段刚,还有段刚的儿子哩,您放心吧。”
  左太北回头看了看段伟明,深情地点了点头……
  

 

责任编辑:江雪 文/图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