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民歌花戏 >

左权盲人歌队:唱一声吉祥来回报咱太行

来源:山西农民报 编辑:山西农民报  时间:2012-11-29
导读:         “谁说是桃花红来,谁说是杏花白,瞎瞎地活了这辈辈,我可没看出来。”    “山路路你就开花,漫天天你就长,太阳开花是甚模样,这辈子难思量。”    至今,二弟刘红权还在山里,跟他的盲人兄弟们沿村

    
   “谁说是桃花红来,谁说是杏花白,瞎瞎地活了这辈辈,我可没看出来。”
   “山路路你就开花,漫天天你就长,太阳开花是甚模样,这辈子难思量。”
   至今,二弟刘红权还在山里,跟他的盲人兄弟们沿村放歌。他的这首 《谁说桃花红》已经唱了10年。老百姓熟悉的,还有《左权将军》《新中国》,还有《有了心事慢慢来》《亲圪蛋下河洗衣裳》……
   二弟1969年出生,那年,左权盲人宣传队已经在太行山里行走了30年。左权盲人宣传队成立于1938年,至今累计约80人,每年平均在乡野演出500场。我和二弟因为先天失明的母亲喜欢盲艺人的歌,所以我们从小就很熟悉这个歌队。他们生在遥远年代的村庄,为寻求活路,背井离乡拜师学艺。1938年,共产党成立抗日政府后,把零散的盲艺人组织起来,利用盲人卖艺可自由出入敌占区的有利条件,或者深入敌后探听情报,或者把共产党的抗敌宣传品带给敌占区百姓。新中国成立后,这一代盲艺人重新集合,依旧走村串巷宣传党的政策,土改唱过,解放全中国唱过,新宪法唱过,“大跃进”唱过,粉碎“四人帮”唱过,退耕还林唱过——他们老了。
   唱了一辈子,老一代盲艺人没有登过台——天天两场,都是在农村乡场上,几个桌凳一拼就是舞台。数位盲人围坐成圈,村民端着饭碗的,纳着鞋底的,抽着旱烟的,踢着毽子的,在他们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做观众,时不时拉住盲人说说话,打听打听别处的消息,或者说媒搭线,于是,乡场上常常爆发出一阵阵笑声……
   如今这一代盲艺人的歌唱如果不是2003年被音乐学家田青听到,也许到今天都走不出太行山。那年,我陪田青到我的家乡——左权采风,文化馆训练出来的民歌手让田青大失所望,我试探性地问:“有支盲人宣传队,你要不要听一听?”
   田青听了,田青哭了,田青被真实的声音感动了,写下了《阿炳还活着》,刊登在了 《人民日报》上。既而,他带着盲艺人在北京高校巡回演出,王昆来了,成方圆来了,宋飞来了,名家和大学生被这真实纯粹的歌唱震撼了!在雷鸣一样的掌声里,汗流满面的二弟激动地说:“我仿佛看到太阳开了花!”从此,山外的人知道了左权盲艺人的故事。
   轰动之后,太原某高档酒店邀请左权盲艺人常年坐场演出,盲艺人们真的去了,酒店安排也颇为妥帖。但是,面对以猎奇心态来听歌的人,盲艺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于是,呆了几天,回到了太行山,继续在山里行走。跟需要他们的老百姓在一起,他们感到了从前的自由与舒畅。正如二弟在 《问天问地问爹娘》歌中所唱:
   “云为被子山为床,暑去寒来俺走遍了太行。”
   “这家的稀饭那家的干,一天三顿俺们吃的是千家饭。”
   “吃了一碗又一碗,不送在我手里我吃不上饭。”
   “山外的世界都说是好呀,盲人们的心里还是咱山里好啊。”
   “走惯这山路 
责任编辑:山西农民报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