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民歌花戏 >

泪眼依稀想婆婆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马引男 时间:2015-08-21
导读:   婆婆走了,她真的走了,她永远离开了我们。 婆婆虽然离开了人世,但她的音容笑貌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虽然不是我的亲母亲,可自从我嫁到刘家三十多年,磕磕碰碰和她磨合相处,我真的不知道在她去世后的日子

 

婆婆走了,她真的走了,她永远离开了我们。

婆婆虽然离开了人世,但她的音容笑貌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虽然不是我的亲母亲,可自从我嫁到刘家三十多年,磕磕碰碰和她磨合相处,我真的不知道在她去世后的日子里我和她有着这么深厚的感情。十多天来,我常常以泪洗面,我咋也摆不脱对婆婆的思念。

婆婆很俏,剪发头,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一表人才,她很注重自己的外表形象。每当我回到麻田老家,她总要拉着我到供销社和西街老院子走走。碰到熟人,她总爱炫耀一番:“这是俺老大家媳妇,在城里上班,回来看我的。”看她 那喜盈盈的自信劲,我就觉得她好幸福。也许婆婆觉得儿女们个个成才,为刘家又争气又争光,她由衷地感到了一种自豪。抬头仰脸地走在大街上,人们夸她“好孩们”时,她虽然天性低调,可脸上总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心里明白,她心里只有一句话:俺孩们都行。人常说棍棒底下出孝子,我可是亲眼看见排行最小的小妹,在母亲手下也毫不留情,一点也不娇惯。孩子们个个成才,与她的“家法硬”很有关系,五个儿子(三儿子八岁夭折)一个女儿都很怕她!

人啊,咋活着活着就没了呢!

婆婆第三次中风,再没有好起来,一下陷入半身不遂的深渊,再也没有走过一步路。儿女们多孝顺也无力回天,轮椅生活整整八年,婆婆永远失去了自由。婆婆很悲观,很痛苦,生活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都需要儿女照顾,为此曾绝食想了断人生。刚从医院回来,婆婆不会说话,吞咽也很困难,是我一口一口耐心喂她,一边喂一边做思想工作。八年多时间啊,那种煎熬我历历在目,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女,婆婆也得看着脸色度日。娘啊,想起你可怜的样子,咋不叫人肝肠寸断。

俏婆婆永远地走了,没有了痛苦,没有了呻吟,没有了牵挂。

回想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你因为呵护你的骨肉亲生,而不顾我的感受。那次,我顶撞了你,丈夫打了我一耳光,我气得不吃饭,你又是那么心疼我,想方设法让我吃饭。我委屈过,哭过,也抱怨过。可我从小就没了母亲,也得到过你娘一样的温暖。你给我买过绿毛衣,一听说我回家,就早早地给我把被子晒得暖乎乎的,让我体会到这就是娘亲。我俩再磕磕碰碰,也是一会就好,谁也不计较谁。因此,你就说我“没心眼儿,好满足”。你病了,我尽心尽力伺候你,你最难下咽的时候,是我耐心地一口一口喂你饭,咽气前的最后一碗饭,最后一缸奶粉,也是我小心地喂你。有时候我心烦了,就想起你对我曾经有过的不公平,也说过对你不敬的话,你又说我“伺候的好,嘴不好”。就这样,我们磕磕碰碰三十多年。现在你真的走了,而且走得那么急,刹那间,我的心都碎了,感情冲击着我,我大声喊你:“妈,妈,你不要走,我还想喂你啊,你再吃一口吧!”可婆婆平静地合上了眼,什么也听不见了。

出殡那天,天阴沉沉的,不冷也不热,披麻戴孝地走在婆婆棂前,我放声痛哭。我感触颇多,眼泪无法形容人生的悲欢离合啊。妈呀妈,你曾是多么的俊俏啊!争气的儿女们给你无限的满足,你走在麻田街上的神态,我历历在目。可你一病八年,轮椅煎熬,儿女再好,也不能换来你的舒心和自由。无情的病魔剥夺了你的自信和笑容。离开麻田,你再不愿回去,也一次没有回去过。你无法接受无情的现实,你不愿意让乡亲们看到你病痛的样子,你光怕见到街坊邻里。当儿女们“风风光光”地送你回家了,你却躺在灵柩里要入土为安了。你就这样与街坊邻里做了最后的告别。永远离去,不再回来。回想你教子有方的人生,回想你自强不屈的性格,回想你深明大义的情怀,回想你悲悲切切的晚年,咋不叫我和你的儿女们悲痛欲绝啊!

每一次回想起婆婆,我总是泪流满面。唉,也许是我也老了,对老来难和生老病死,也有了自己的感受,人生真的不容易啊!

我想对婆婆说,媳妇有对不住你老人家的地方,愿你多加原谅,儿媳又一次“没心眼”地想你了。

 

责任编辑:马引男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