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文化动态 >

占明的路有多长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王彬 时间:2008-12-21
导读:  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放羊倌会一举成名。当众多的人围聚在他的周围,羞涩腼腆的他会无所适从,只有当他沉浸在他的世界,亮开他的歌喉,我们才会领略到他扑面而来的清新的气息,从2002年的9月中旬开始,我与

 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放羊倌会一举成名。当众多的人围聚在他的周围,羞涩腼腆的他会无所适从,只有当他沉浸在他的世界,亮开他的歌喉,我们才会领略到他扑面而来的清新的气息,从2002年的9月中旬开始,我与石占明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所接触的是一个真实的不带有任何雕饰的羊倌歌王。
人生的命运变化无常,一个让艺术团体拒之门外的羊倌却受到了众多北京专家、学者的青睐,“劳者歌其事,饥者歌其食”,占明不会想到,自己在深山坳里随便哼哼的山曲调,会让钱茸老师涕泪交加,他们说这是“原生态”是“原汁原味”、“土生土长”。也由于自己的浮出水面,会使更多的人爱上这个事业。
    2002年的9月中旬,左权举办了规模很大的“双六十”纪念活动,暨纪念八路军总参谋长左权将军殉国六十周年,辽县易名左权县六十周年,作为其中一项很重要的活动,文化艺术中心组织了左权民歌、小花戏发展研讨会,如何用发展的眼光去做文化,把左权民间文化做大、做精、做强,我们把继承、保护与发展民歌、小花戏作为讨论的主题和方向,我们请来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音乐研究所研究员田青,人民音乐出版社副主编吕昕、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钱茸来了,还有音乐周报的副总编陈志音也来了,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追求和梦想——民歌而来,短短三天的时间,他们参加了研讨会,在电视台做了专题片,给我们留下了极为宝贵的东西,刘改鱼、张文秀、李明珍、刘瑞琪等专家都发表了理论性、操作性很强的论文发言。我们还组织了一场左权民歌演唱会,有艺术团和民间歌手和艺人参加。专家们看的很认真。会后,我陪同专家们赴龙泉国家森林公园参观,在等车的途中,钱茸老师问这次在浙江仙居举办的南北民歌擂台赛,那个石占明为什么不参加,我们不可置否,老实说觉得我们自己老土的东西拿不出手。田青拿起电话直接拔给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的李松主任,他说,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没有必要再参加选拔,就这样,羊倌的命运现出了转机。
    10月14日,我们一行五人奔赴浙江参加仙居首届中国南北民歌擂台赛,全国共有三十六个民族参加了此次盛会,经过几轮预赛、复赛,石占明不负众望,以他独具魅力的歌喉赢得了观众和评委的好评,获得了“十大民歌歌王”的称号,成为了擂台赛最耀眼的新星。一行人还在路上,捷报已经飞回故里,政府门前扯起了巨大的横幅欢迎“歌王”的归来。
    “歌王”还沉浸在喜悦之中,一封来自中央民族乐团的邀请函已飞到了文化艺术中心,他们邀请石占明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江山如此多娇》神华之声新年音乐会,国家乐团请一个放羊倌参加人民大会堂的演出,是前所未有的,局里及县领导非常重视,在进北京之前,局里派我去商场花了320元钱给他买了一身西装,对他来说这是他穿过的最好的衣服了,第一次进北京对一个放羊倌来说无异于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新鲜,我们一路坐上大巴,正赶上高速修路,一路颠簸,本已晕车的我一路呕吐,极度疲惫,在北京六里桥接站的乐团司机从下午六点一直等到凌晨两点,行程一共十七个小时,刚到宾馆,我已顾不上洗涮就疲惫的休息了。第二天不到八点占明就敲开了我的房门,迫不及待的兴奋的告诉我,他和陕北歌王王向荣在一个房间住,一晚上在抽烟,在他的眼里,王向荣是个很有名气的歌王,很健谈,一直和我们聊着民歌,还兴奋的唱起了左权民歌《桃花红杏花白》、《洗衣裳》、《杨柳青》,谈起民歌,他就陶醉在其中,上午我们见到了顾夏阳团长和此次的演出策划田青教授,顾团长对这个来自山里的汉子充满野味的民歌大加赞赏,并敲定他演唱民歌《打酸枣》,午饭的时候,由田青,顾夏阳团长做主,占明正式拜王向荣为师,场面甚是热闹。
    第二天,我们和老乡到田青教授的家拜访,在田教授家里,我们竟意外的见到了“大明星”宋祖英,对于我们来说能见到我们的偶像明星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宋祖英素面朝天,谦逊温和,略显消瘦的她和我们轻松交谈,她鼓励占明坚持走民歌的路子,保持自己的个性。在以后很长的日子,占明都会和人谈起和宋祖英的这次会面,让他的同乡羡慕不已。占明不会想到,在随后的日子里,占明不仅见到了平时只有在电视上见到的明星们,并且是和他们同台演出,而且他的份量有时会更重,王昆、马玉涛、阎维文、成方圆、李琦、汤灿、祖海、倪萍、刘璐、张柏芝、谭晶、崔健,这些明星们也会称自己为石老师,委实叫他开心极了,演出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作为新闻发言人介绍了左权的情况和歌王石占明,占明现场做了精彩演唱,京城30多家媒体报道了此次发布会,2002年12月30日,人民大会堂座无虚席,《江山如此多娇》神华之声新年音乐会拉开了帷幕,作为黄河流域的一部分,从青海花儿,内蒙古长调、陕西信天游到山西开花调。占明与众多名家合作,演唱其中一支歌曲,由著名作曲家李黎夫等《打酸枣》改编的民歌,在100多人的乐队和350多人的合唱队的配合下,他独特的装束、清亮的歌喉,脆响的羊鞭使看惯了程式化的演出,程式化演唱的首都观众眼睛一亮,当他唱罢羊鞭脆响的声音还未落下,如雷的掌声已经热烈的响起。第二天的各大报纸、媒体纷纷报道了这匹新冒出来的黑马,在我们的宾馆,各路记者纷至沓来,我们没有想到会产生这样的轰动,我知道,他沾的可是老福宗的光啊,是我们祖先留下的文化才能让他今天焕发光彩。随后,占明多次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录制,如《爱心世界》、《小崔说事》、《魅力12》、《灿烂星空》、《音乐桥》等等,参加了无数次的演出活动,例如中山公园音乐堂三晋三高音乐会,我们同时还策划了一个“红孩子”演唱组合,为纪念抗战六十周年演唱抗战民歌联唱,与民歌艺术家刘改鱼、大同的阿宝、忻州的辛礼生一起同台演出,演出异常的成功,演出结束观众久久不愿离去,轮番齐唱着歌手们的歌曲,那场演出成为了2004年的一个经典音乐会。
    占明在走着、唱着,他被请到了音乐院校,不识几个字的放羊汉给北京音乐学院的莘莘学子讲课,确实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的大实话让学生们开心不已,他的极富感染力的演唱又使他们如醉如痴、歪歪扭扭的签字也让他们如获至宝,占明可是找到当明星的感觉了。距离2002年已经是三年时间了,三年来他经历了很多,他再也不是那个不知道咖啡是何物的人了,不再是执意不要报酬的人了,他成熟了,与城里的人距离拉近了,他被推选为市人大代表、评为劳动模范,晋中八大新闻人物之一。在第二届中国南北民歌擂台赛期间,县里给他出了个人演唱专辑,各种光环戴在了他的头上,他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变,各种因素成就了这个歌王,无论怎么样,他的成功倾注了多少人的心血,他为左权争得了诸多荣誉。
    2006年5月,占明调到了北京二炮文工团,正式成为了一名穿上了戎装的军人,用老百姓话那叫一步登天哪,没有几天,传来了他要参加青歌赛的消息,二炮对他实行了全封闭演出准备,他每次打电话也是急匆匆的,好不容易盼到比赛开始了,不曾想这一夜,竟是占明的滑铁卢,他梦靥的开始,他给了所有对羊倌抬爱有加的人当头一棒,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就这样从他的口中说出,羊倌迷途了,瞎蒙不是一时的、简单的侥幸作祟,他迷途在城市的游戏里,迷途在游戏的角逐里,迷途在角逐的虚幻里……第二天,不能承受口伐与穷追的他狼狈而委屈的回到了家乡,蜷缩回家乡的他,心情跌入低谷,有人说隐身免留千古笑,成书还待十年闲,下面的路该如何?带着愧疚,我带着他到田青的府上去请罪,田教授却对他说,‘占明你一路顺风顺水,必要受些坎坷,你是有大福之人,有此事担着,你以后就没有坎了’。此后的占明沉寂了时日,部队给了他许多的温暖,让他不安的心逐渐好转起来,他此后经常的回来家小住些时日,让自己多沾写乡土的味道,他的歌越发成熟而有味,前些日,他告诉我他还要参加青歌赛,一定要弥补一下上一次犯的错误,我只是希望他的歌唱艺术道路能更长久一些,多给他一些机会,也希望他永远是那个憨厚、淳朴、快乐的小伙子,记住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离开了这片生养自己的地方是无法生存的,自己的根是在这里。陪他一路走来,有艰辛、有无奈、有挫折,但更多的喜悦,是欢乐,他其实还是一个普通的人,就让我们把多一些的祝福送给他,祝他一路走好。
    我还是幻想在春天的时候能在红都葱郁的高山上看见一个牧羊人在快乐的歌唱。

 

责任编辑:王彬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