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文化动态 >

慧卿:60年,“亲圪蛋”走了有多远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皇甫慧卿 时间:2018-09-04
导读:    “桃花你就红来,杏花你就白,左权大地春潮涌呀,啊格呀呀呆……”     当人们歌唱30年的日新月异、回首60年的风雨变迁时,我想,一代又一代的“亲圪蛋”,唱火了“开花调”,也唱红了左权。 60年,他们到底走了




   “桃花你就红来,杏花你就白,左权大地春潮涌呀,啊格呀呀呆……” 
   当人们歌唱30年的日新月异、回首60年的风雨变迁时,我想,一代又一代的“亲圪蛋”,唱火了“开花调”,也唱红了左权。 60年,他们到底走了有多远?



村里土戏台,“亲圪蛋”的向往




   “恓惶呀恓惶真恓惶,没盐菜饭、淡米汤,恓惶呀恓惶真恓惶,石圪台炕、冷冰房……” 
   打我记事起就经常听到奶奶唱这个小调。今年86岁的奶奶说起60年前的社火,至今还是很怀念。那时候,奶奶住在桐峪镇一个很偏僻的村庄——皇家庄。每年腊月,村里的社火头就开始召集村里爱红火的男女,排练几个传统花戏,元宵节和全村人一起娱乐。到了正月十五,上午文武全场先敬“三关”,晚上游社火,之后全部集中在一个大场地上会演。当时没有电灯,观摩场上放着几个大铁碗,倒上羊油或食用素油点起来照亮场地,花戏、民歌、武术、丑社火,一个接一个,帮腔的直着脖子唱,敲锣打鼓的翁着头敲,全村老少边看边张着大嘴笑,轰天动地、不亦乐乎。 
   奶奶说,当时她是村里的文艺尖子,每年闹社火她都参加,不是挣一块被面,就是挣一条布裤,另外还有一掴核桃、红枣和一捻黑沙糖。当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登上村里的土戏台表演。那时候,只有戏剧团才有资格登台演唱,闹红火的人最荣幸的就是去三里五村交流演出,比试谁村节目演的好。奶奶还说,那个时候谁也不愿意输给邻村,都是放开嗓门硬唱,使上吃奶劲硬跳,一正月下来都是破锣嗓,体质差的人还要病一场。 
   县文化局原局长王保牛回忆:60年前,全县文化生活非常单调,群众仅限于每年一次闹社火、自娱自乐释放快乐。当时流行的传统花戏就只有《打滑芊》、《卖扁食》、《卖菜》等,几个《旦哥》、《刘梅躲婚》等山歌小调也不多,没有教本,都是口耳相传。而且,红火交流面不大,一般都是各村在各村搞,大点的村偶尔才会交流演出,镇里、县里隔几年才组织一次文艺会演,多数也是以街头表演、群众娱乐的形式进行。当时县里出名的郝玉兰、赵三株等民歌手也是在全县会演时才有机会登台演唱。 




省、市大舞台,“亲圪蛋”展风采




   “今年丰收大增产,大仓冒尖,小仓满,乡乡村村安电话,到处电灯亮煞煞……” 
   比起奶奶辈, 50年代的 “亲圪蛋”上台表演的机会多了,文艺交流开始从县内扩大到县外。在公公的记忆里,那个年代,红火不再由社火头组织了,开始由政府支持,创作的主体不仅仅是民间有表演才华的人,县里进步的文化工作者开始参与,《土地还家》、《看看谁先富起来》等宣传政策、服务政治的曲目如一夜春风劲吹,呈现出繁荣的局面。南街村的刘改鱼和西河头村的李明珍就是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亲圪蛋”。 
   据了解,1955年,刘改鱼还在读高小,在元宵节会演时,她唱的《 山小雀飞在圪针上》、《逃难》等民歌先是被县文化馆选中,后来代表县里到地区和省里演唱,轰动都很大。最后省文化局把她选进山西省歌舞团。之后,跳小花戏的李明珍脱颖而出,跳进晋中文工团……这时候,左权的特色文化艺术开始被介绍、推广出去。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左权民歌和左权小花戏。 渐渐地“开花调”成了山西民歌的一大流派。 
   王保牛说,刘改鱼和李明珍是左权“开花调”的领军人物,创造了50年代至60年代“开花调”的一个辉煌,为我县文化的繁荣发展打下了基础。 
   在时代春潮的涤荡下,到了80年代,冀爱芳、李明芳等又一代“亲圪蛋”开始活跃。县文化志大事里记载: 1949年到1989年,我县仅19次参加县外会演、文艺比赛活动,荣获国家优秀奖1个,省级金杯奖1个,地区一等奖2个,二、三等奖各1个,优秀奖2个,锦旗3面。 




国家最高舞台,“亲圪蛋”捧起金杯




    “太行山是英雄的山,哗啦啦的流水绕山湾,勤劳致富的左权人,敢叫日月换新天……”  
   我生于70年代,民歌、小花戏是从小接触的主要艺术样式,8岁开始在村里跳小花戏,上初中的时候,每年正月十六,坐上大卡车到县里会演。正月十七,十里八村的群众全聚在县城东大街看文艺大游行。 那时候,“亲圪蛋”遍街都是,“开花调”无处不在。民歌、小花戏的魅力被多角度、多方位地挖掘、展示出来,知名度、美誉度也迅速提升,外界与左权越靠越近。到了90年代,“开花调”开始走向全国。 
   1992年,我借调到县文化馆,之后6年多时间内,就先后参加了十几次国家、省、市的文艺比赛、调演和汇演。先是1992年小花戏轰动省城、获得金奖。之后,我们这个不太专业的文艺团体,开始代表山西省参加全国性赛事。记得在参加全国“三民调演”比赛时,首都观众、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赵忠祥、刘璐以及导演总是亲切地喊我们:“左权的亲圪蛋”。那次我们演的小花戏《开花调》获得一等奖和“群星奖”舞蹈比赛金奖,为全省夺得了荣誉,更为左权夺得了荣誉。归来时,省委主要领导还专门到车站迎接我们,并为我们召开了庆功大会。1994年8月,又一次代表山西省赴兰州参加“中国第四届艺术节”,把“开花调”的魅力展示给了甘肃人民。 
   原县文化馆馆长、全国民间艺术专家赵联庆现在提起那个阶段,还是很激动: “开花调”是小花戏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影响造就了左权文化前所未有的高峰时刻,对后来我县命名“全国民间艺术之乡”起了推波助澜作用。 
   1996年,我县正式组建 “小花戏艺术团”,走上专业道路的“亲圪蛋”们将“开花调”的春天扮得更加娇艳:人民大会堂、中山公园音乐堂里与阿宝、邢礼生等著名歌手同台竞技;全国“群星奖”舞蹈比赛几次夺金;崔瑞宁、郝利宏唱着“开花调”主演《有了心事慢慢来》电影,并飞赴香港领奖;“开花调”录音带、光盘出版……文化建设风生水起,左权大地流光溢彩。县文化志大事记载,1990年到2002年,我县获国家、省级奖项就有21个。仅冀爱芳一人就5次出席国家级民歌比赛,均获得奖项。 




国际大舞台,“亲圪蛋”扬起五星红旗




   “高高山上一篓油,一脚踢哩可坡流,你流你就尽管流呀,俺还回家喂黑牛……” 
   歌还是那首古老的山歌,调还是几百年流传下来的小调。2006年,“开花调”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羊倌“歌王”石占明就是唱着这首奔放的《高高山》,一路甩着羊鞭走进国家级专业团体、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文工团的,国外演出、央视亮相,石占明成了 所有“亲圪蛋”的骄傲、左权县的骄傲。著名音乐理论家田青评价,石占明是草根文化的代表、中国原生态民歌的领军人物。  
   曾经有人说,石占明的辉煌是我县文化发展的巅峰、是极致,这个高峰左权人再不可能超越。 但是,“亲圪蛋”超越了。今年7月4日, “开花调艺术团”受国家文化部委派,代表中国赴土耳其参加“第十届国际布尤切克美谢文化艺术节” 和“第四届国际库楚克切克美谢湖泊艺术节”表演,“亲圪蛋”向世界展示了我县独特的艺术魅力。 
   说起这次出演,县文化艺术中心主任王建军抑制不住的兴奋:“那几天,我们无论到哪里举的是共和国国旗。代表的是中国的艺术形象。在土耳其的16天时间,不论是开幕式、游行、广场表演还是闭幕式,左权民歌小花戏和民间器乐合奏,都受到外国观众的欢迎,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市市长一再竖起拇指,称赞我们的节目是国际上独具魅力的高超艺术。” 
   “我们的民歌、小花戏不仅要走出去,而且要做成响当当的文化大品牌、文化大产业,推动全县经济社会繁荣发展。”县委常委、宣传部李左红部长如是说。 
   追寻着一代又一代“亲圪蛋”走过的历程,感受着“开花调”的无限韵味和空谷幽香,我看到了,坐拥文化富矿的左权,正大步行进在文化强县的路上。

 

 

责任编辑:皇甫慧卿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