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报道 >

中国网——勿忘“太行奶娘”

来源:中国网 编辑:中国网 时间:2013-01-13
导读:           内容摘要: 踏上山西左权这块红色土地,我们来寻访“太行奶娘”。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韩春花冒着生命危险,毅然给女儿断了奶,用自己的全部乳汁哺育刘太行成长。孩儿几回回梦中哭醒喊奶娘,奶娘常常垂泪独
  
 
      内容摘要: 踏上山西左权这块红色土地,我们来寻访“太行奶娘”。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韩春花冒着生命危险,毅然给女儿断了奶,用自己的全部乳汁哺育刘太行成长。孩儿几回回梦中哭醒喊奶娘,奶娘常常垂泪独自在村口远望……  3石阶,石墙,石屋;石碾,石圈,石巷。
 
  “娘啊――”,让我们叫您一声娘。

  踏上山西左权这块红色土地,我们来寻访“太行奶娘”。

  又见花开牵旧梦,莺啼似母唤儿归。穿行在云雾缭绕的太行山腹地,面立的座座奇峰都仿佛幻化成了“望儿山”。

  当年,抗日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一二九师等150多个党政军机关在辽县(今左权县)浴血奋战5年之久,全县的大小村庄几乎都驻扎着八路军。

  伴随着枪炮声,一个个八路军后代相继诞生。但他们在战乱中危险重重,有的失踪、有的饿死、有的被闷死或被炸死。孩子啊,哪里才是你们的安身之地?

  是许许多多“太行奶娘”伸出了双手,敞开了温暖的怀抱……

  1从县城驱车往南约5公里,就到了龙泉乡东寨村。沿着撒满羊粪球的小路往高坡上走不远,“汪汪”的狗叫声将我们迎进一座农家小院。

  这就是刘伯承元帅之子刘太行奶娘韩春花的家。

  院中的小东屋已进行了翻盖,昔日的模样只能从它身后尚存的老屋中辨出几分,但那段暖融融的记忆还在,那段无法忘却的情感还在。

  1939年3月18日,刘太行就出生在小东屋。那时,正值抗战进入极其艰苦的岁月,刘伯承的夫人汪荣华即将分娩,却没有一个固定场所。危急中,当地干部找到韩春花,她膝下已有一儿一女,女儿还在吃奶。但她没有推辞,立即腾出小东屋,生着煤火,打扫干净。傍晚时分,汪荣华躺在担架上被抬进来,韩春花为她接生了孩子。孩子的名字与这里的山山水水紧密相连。

  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韩春花冒着生命危险,毅然给女儿断了奶,用自己的全部乳汁哺育刘太行成长。吃下的苦,搬走的难,足以垒成一座山。

  两年后,部队紧急转移,刘太行被送上骡车惜别奶娘。再一次拉一拉你的小手,再一次亲一亲你的额头。再见了,孩儿;再见了奶娘,我的亲娘……

  “家里的妈生了你,太行山的妈养了你,你一定去看看那里的老妈妈。”带着父亲的临终嘱托,1998年4月11日,刘太行冒雨回乡寻母。不计归程万里,不顾两鬓泛霜,他一山一山地转,一村一村地找,终于找到了生养他的故地。可是,他没能见到奶娘,韩春花30多岁就去世了……

  “十里一声娘八里一声娘,那年孩儿访故乡。千呼万唤见不到娘,奶娘埋在了高山上。”寻着这凄婉的歌声,我们拨开没膝的蒿草,来到村东的山坡,在韩春花没有墓碑的坟前三鞠躬,献上一束采自乡野的小黄花。

  一只歇息在坟头的蝴蝶默然飞走了,它要把奶娘的故事带向大山外的远方。
 天刚亮,日军的飞机发现了我们的队伍,便狂轰滥炸起来,大伯背着我迅速藏进一个土洞里。一颗炸弹落在土洞附近,洞被震塌了。战士们纷纷上前奋力挖土,把我和大伯救了出来。

  天上飞机轰炸,后面日军追赶,部队开始急行军。整整一天妈妈没敢停下来给我喂奶,甚至没能看我一眼。深夜,当部队进入一个小村庄后,产后不久、身体虚弱的妈妈躺在一位老大娘家里的土炕上,又冻又累已不能动弹。大娘把我从筐里抱出来,我已冻得硬邦邦,既不会哭也不会吃奶……

  父母商量再三,与其把孩子带在身边受颠簸惊吓之苦,还不如送给好心的太行山老乡养育。

  就这样,一天深夜,罗峪田被秘密送到女儿刚刚夭折的王巧鱼家。她对泪流满面不忍离去的母亲郝治平说:“放心吧,有俺在,孩儿就在!”

  眼见天越来越亮,王巧鱼迅即把包裹罗峪田的军被在后院烧掉,换上自家的粗布被,罗峪田就成了她的女儿了。“罗峪田”这个名字也是她给起的。这个名字罗家再也没有更换过,这是对“太行奶娘”最好的纪念!

  部队开走不久,日军的五月扫荡就开始了。一天鬼子突然进村,奶娘抱着我四处奔逃,一双小脚跑不动,不得不把我藏进柴堆里。这样实在太危险了,奶娘就抱着我乘黑夜躲进山林。夜色浓重,山高路险,奶娘不得不用牙咬着我的包布,手脚并用往山上爬……

  一年后,形势好转些,妈妈来接我,我硬是抓住奶娘不肯松手。是她用奶水把我喂养,用体温把我暖和过来。她是我的太行山妈妈呀!

  离别时寸断肝肠。孩儿几回回梦中哭醒喊奶娘,奶娘常常垂泪独自在村口远望……
 3石阶,石墙,石屋;石碾,石圈,石巷。芹泉镇王家庄是用石头垒砌的村庄。

  路边的一块大石头是一桩往事的见证者――

  1942年,太行根据地除了鬼子大扫荡,实行杀光、抢光、烧光外,还遭遇大旱灾,种在地里的庄稼大部分出不了苗;紧接着又赶上大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飞来,几十亩、上百亩庄稼霎时间就被啃食得一干二净。

  就在这个大灾荒年,晋冀豫边区区委书记李雪峰之女李晓林,生下7天就被送到村里交给了玉江娘。

  这是生命相托啊!

  玉江娘的乳汁给了晓琳生命源泉,而一把榆钱钱,一篮苦苦菜,一簸箕黄谷糠,却是她的全部食粮。

  一天,鬼子又来大扫荡。玉江娘抱着晓林往后山逃难。刚走出没半里地,突然发现鬼子就站在对面山顶上。她搂紧晓林赶紧躺在庄稼地里,不一会儿,鬼子就“哇啦哇啦”地走近了,用明晃晃的刺刀把一棵核桃树给劈成两半儿。那会儿,晓林万一哭出声,娘俩就全都没命了……

  这样的险境玉江娘不知遇到过多少回,她是豁出命来保护八路军的孩子啊,她原本瘦弱的身板硬是挺成了山的脊梁!

  1945年抗战胜利,3岁的晓林被队伍上的人接走了,玉江娘就瘫坐在路边的这块大石头上,呼天喊地哭开了。

  1989年夏天,玉江娘处在弥留之际,晓林赶到她的身旁,她是紧握着晓林的手闭上眼睛的。

  生死相依情难舍。孩儿,下辈子俺还做你的奶娘。
4山环水,水环山,山山水水怀抱着一个****依依的小山村――麻田镇的云头底。

  我们走进村里,拜见左权县唯一健在的邓朴方的奶娘郭金梅。老人家正在午休,得知我们到来,立即起身坐在床上。她已97岁高龄,虽耳聋不能说话,但精神很好,深深的皱纹里堆满慈爱。

  1944年4月16日,邓朴方诞生在麻田。母亲卓琳没有奶水,他被送到河对岸的云头底村由郭金梅来乳育。邓小平给他起了乳名“奶云”,让他不要忘记自己是奶在云头底村的孩子。1945年春天,邓朴方即被接回麻田。

  尽管郭金梅只奶了邓朴方一年,但她把奶云奶得又白又胖,用乳汁,用生命的精华。

  尽管郭金梅只奶了邓朴方一年,父母却给他讲了50年,奶娘在他心里也装了50年。

  羊羔羔吃奶跪对着娘,奶娘的乳育之恩怎能忘?

  1994年4月13日,50岁的邓朴方回来看望他的奶娘。又惊又喜地相见,上上下下地打量……

  只见邓朴方双手捧给奶娘一个精致的白瓷花瓶。上边恭恭敬敬地写着:

  “金梅奶娘:乳育之恩,铭心不忘。邓朴方”

  乳育之恩是老百姓对八路军英勇抗战的反哺,是党和人民永远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

  村口的千年大柳树舞动着枝叶在向我们道别,在祝福着老人家像它一样长寿健壮!
 5一个生命的诞生,以至一个种族的兴亡,无不依赖乳汁的滋养。

  太行深处有娘亲。因为要隐姓埋名,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奶娘还尘封在岁月里。她们把自己最珍贵的乳汁献给了中国革命和未来,她们是对共和国有着特殊贡献的鲜为人知的英雄群体。

  1932年冬,身处狱中的诗人艾青,看见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不禁联想到自己保姆落满白雪的坟头,挥笔写下了著名的诗篇《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
   在此,我们怀着深深的敬意,把这首诗献给您,献给人间最伟大的母亲――“太行奶娘”!
责任编辑:中国网
专题报道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